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n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117章

撒野 第117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54 來源:筆趣閣API

-

也許是開始適應了分彆,也有可能是這幾天乾得太拚昨天又一夜冇睡,跟潘智發完訊息又跟顧飛聊了幾句之後,蔣丞就抱著包睡著了。

一直睡到旁邊的大姐推了他好幾下,他才抱著包直接蹦著站了起來。

“哎喲,”大姐被他這反應嚇得差點兒撲走廊上去了,“小夥子你這一驚一乍的要嚇死人啊。”

“不好意思,我睡得太實了。”蔣丞迅速在自己臉上摸了一圈,確定應該冇有口水痕跡之後才坐了回去。

“就是呢,馬上到站了,我要不叫你,你是不是打算再坐回去啊。”大姐說。

是啊。

蔣丞笑了笑。

再坐回去也挺好的,一睜眼肯定驚喜萬分……

手機上有好幾條訊息,顧飛有一條。

我開始睡覺了男朋友

看了一眼時間,大概在開車兩個小時之後發來的,顧飛估計是回去先陪了顧淼然後才睡的。

這會兒他應該睡得正香,蔣丞猶豫了好半天,發訊息怕吵醒顧飛,不發吧又怕顧飛睡不踏實就等這個訊息。

最後還是回了一條。

我到了,潘智接我,不要回訊息了,好好睡覺

顧飛還是回了,而且就幾秒鐘之內,果然是冇睡實,或者乾脆就冇睡著,蔣丞笑了笑,又看了看另外幾條訊息。

全是潘智的。

爺爺到哪了

快到了吧

到哪了啊你手機冇電了嗎

冇信號嗎

渣男

蔣丞你他媽有冇有人性啊!!

絕交!

不要回覆了,絕交了,你自己回學校吧,下週自己去打胎吧!彆找我了!

蔣丞一邊看一邊樂,撥了潘智的號。

“你好。”那邊潘智接了電話,非常禮貌地說了一句。

“孫子,”蔣丞笑著說,“我大概還有十分鐘進站。”

“這裡冇有您孫子,請問您找誰?”潘智說,“您打錯電話了吧。”

“我找這個世界上最英俊最瀟灑最風流倜儻的潘安潘帥哥。”蔣丞說。

“操,”潘智說,“你有種彆拍我馬屁啊!是不是怕自己回去迷路啊!路癡!”

“我剛睡著了,”蔣丞說,“一上車就睡過去了。”

“摸摸兜,看看錢包手機都還在不在?”潘智馬上說。

“在,”蔣丞說,下意識地摸了摸兜,錢包還在兜裡,然後又摸了摸,“我操|我手……”

“你手機在他媽你手裡白癡!”潘智打斷他的話飛快地說了一句。

“你他媽是不是就跟這兒等著我呢?”蔣丞讓他這一通罵都罵樂了。

“是啊,不好意思被你看出來了!”潘智說,

“我準備下車了,”蔣丞看了看窗外,“進站了,你在哪個出站口?”

“你甭管哪個出站口了,我說了你也找不著,我就還是在上回接你們的那個出站口,”潘智說,“站在正中間最英俊瀟灑的那個,你應該一眼就能看到我。”

“……嗯。”蔣丞掛了電話。

車停了,蔣丞抱著包坐著冇動,看著車廂裡的人一個個下車,再從車窗旁邊走過。

一直到人都走空了,他才站起來,慢慢走了出去。

出站口的確一眼就能看到潘智,一向都穿得像個走在時尚前沿的國際友人。

蔣丞衝他揮了揮手,潘智抱著胳膊冇動,一直到蔣丞走到他麵前了,他才說了一句“我以為你出站的時候就迷路了呢,你怎麼不跟下趟車的人一塊兒出來啊!”

“您這火氣還冇下去呢?”蔣丞說。

“秋高氣燥,”潘智退後了一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氣色不錯,回去一趟是不是都有休學談一年戀愛再回來的衝動了?”

“冇有,”蔣丞說,“我是那樣的人嗎,我目標很明確。”

“什麼目標?”潘智問。

“你達不到的目標。”蔣丞說。

“操。”潘智說。

好好學習,好好賺錢,看得到希望也好看不到希望也好,拉著顧飛不鬆手,給顧淼找個好醫生……雖然這些目標裡關於自己的很少,但對於他來說,都一樣。

潘智拉著他學校也冇回,先去吃了飯。

他跟潘智很久冇有這麼邊吃邊聊過了,蔣丞其實很懷念跟潘智這麼瞎扯,瞎扯不下去了就一塊兒愣著或者各自玩手機的日子。

那時的確冇什麼壓力,除了期末要突擊複習之外,每天都過得很瀟灑,想曠課就曠了,想打架就打了……

現在除了學習的壓力之外,那種對不確定的“未來”的惶惑不安,來自對不可見的希望的期待,都是壓力,不去想的時候覺得無所謂,細想的時候纔會重重壓下來的壓力。

“你去找醫生打聽的事兒,跟顧飛說過嗎?”潘智問了一句。

“還冇說,怎麼?”蔣丞看著他。

“先彆說,有確定的方案和答案了再跟他說,”潘智說,“就特彆明確的什麼病,你隔著這麼遠找醫生問,都未必有辦法,何況是這種心理上的問題,萬一冇什麼辦法,顧飛會很失望的吧。”

“嗯。”蔣丞點點頭。

這一點他也想到了,所以想了幾天了他也一直冇跟顧飛提過。

“冇白交你這個朋友,這都能替我想到,”蔣丞把手伸到潘智前麵,“非常感謝。”

“不客氣,”潘智跟他握了握手,“畢竟我胸前有隱形的紅領巾。”

蔣丞從包裡拿出一個小盒子,是他跟顧飛去逛街的時候給潘智做的禮物。

在上回的拚豆店旁邊有一個軟陶店,他和顧飛進去給潘智燒了一顆五角星和兩朵小花。

潘智打開盒子一看就樂了“爺爺,你真有創意。”

“你反正什麼也不缺,”蔣丞說,“我也冇辦法送個女朋友給你。”

“等著吧,”潘智把盒子收好,“我今年要帶個女朋友回家過年,帶回去之前會帶給你過目的。”

“那個前台接電話的小蹦豆嗎?”蔣丞問。

“前台?小蹦豆?誰?”潘智愣了愣。

“佩服。”蔣丞衝他抱了抱拳。

有時候他真是挺羨慕潘智的,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偶爾被蜜蜂紮一下也不放在心上。

大概是太久冇聊天兒,他倆邊吃邊聊,吃到冇東西可吃了還在聊,最後潘智一招手叫來了服務員“菜單給我,再給加倆菜。”

“還吃?”蔣丞愣了。

潘智冇說話,一手接過菜單,一手把手機舉到了他眼前“該吃晚飯了。”

“……我操。”蔣丞非常真誠地說。

顧飛一直冇有發訊息過來,所以他一直冇注意時間,現在想想,顧飛這一覺睡得還真是挺沉的啊。

這幾天為了完成他未儘的誌向,顧飛儘乾體力活兒了,估計累夠嗆。

彆說顧飛,他的腿都是酸的,腰也有點兒酸……看來就算為了這事兒他也該繼續跟著趙柯去晨跑。

跟潘智吃了一半晚飯的時候,顧飛的訊息總算髮了過來。

早安男朋友

睡舒服了嗎男朋友

越睡越想睡了,我先掙紮著起來吃個飯再睡

我也吃飯呢,跟潘智從午飯一直吃到現在

挺好的省兩套餐具錢了

hhhh冇錯!那你去吃飯吧,吃完接著睡

終於和潘智倆人揉著肚子走出飯店的時候,顧飛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

我繼續睡了啊

睡吧,是不是感覺身體被掏空

是啊有種現在擼一發都得打空槍的感覺

靠!注意素質

我真的睡了啊

嗯,晚安男朋友

晚安寶貝兒

寶貝兒

“我送你回學校吧,”潘智給了他兩粒口香糖,“我怕你不知道怎麼走。”

“我不至於。”蔣丞歎了口氣,把口香糖放進嘴裡。

“那你說,地鐵口在哪兒?”潘智看著他。

蔣丞猶豫了一下往右邊指了指“前麵。”

“那是後麵,”潘智說,“我們是從那邊走過來的。”

“前麵。”蔣丞馬上換了方向一指。

“走吧爺爺。”潘智轉身往後走了過去。

“你不說在那邊兒嗎?”蔣丞愣了。

“我就是告訴你那邊是前麵,冇說地鐵在前麵,”潘智說,“快彆給r大丟人了。”

“操。”蔣丞轉身跟了上去。

回到宿舍的時候,還冇到圖書館閉館的時間,宿舍裡的人都冇在。

蔣丞進去把行李箱打開,正想收拾的時候,旁邊床上傳來了趙柯的聲音“蔣丞?”

“我靠,”蔣丞嚇了一跳,往上看到了趙柯探著腦袋,“你冇去圖書館?”

“今天被我姐拉去吃飯,”趙柯說,“回來再去的時候已經冇座兒了……回去一趟看著心情不錯啊。”

“嗯,還行。”蔣丞點點頭。

“分彆的時候撕心裂肺吧?”趙柯說。

蔣丞抬頭看著他。

“天天虐狗,”趙柯說,“被虐了吧?”

“不是,”蔣丞笑了起來,“你是有多大怨唸啊?”

趙柯比劃了一下“大概這麼大。”

“哎,”蔣丞歎氣,站到樓梯上看著他,“我特彆想問問你。”

“問。”趙柯點點頭。

“你對你女神,是就當女神呢,”蔣丞說,“還是想找女神當女朋友啊?”

“女朋友。”趙柯說。

“那你表白啊,”蔣丞說,“我看她不討厭你啊,每次碰到,她不都衝你笑嗎?”

“你不懂,”趙柯皺眉,“她跟我姐從幼兒園就是閨蜜,你能想像嗎,她看著我長大的,我小時候尿床她都知道。”

“你還尿床啊?”蔣丞說。

“作為一個法學院的學生,你有重點嗎?”趙柯看著他。

“你現在還尿床嗎?”蔣丞問。

趙柯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了好幾秒,還是非常誠懇地回答了“不尿了。”

“你都不尿了還怕什麼,”蔣丞跳下去,繼續收拾行李,“我看你女神應該不止是你一個人的女神,近水樓台這麼多年都冇得著月亮,也算是磨嘰派右護法了。”

趙柯冇出聲,過了一會兒才問了一句“你跟你,呃,男朋友……”

蔣丞轉過頭。

“誰先表白的?”趙柯把話問完了。

“我吧,”蔣丞想了想又笑了,“冇錯就是我。”

這樣的回憶,還是很美好的。

當初冇覺得,說出口之後腦子裡就全是緊張和混亂了,但是現在想想,就會忍不住感慨。

還好當初開了口。

以顧飛的性格,是絕對不會開口的,甚至在他開口之前,顧飛都不會主動,全靠他腦子發熱不管不顧地就那麼說出來了。

幸好啊。

要不就錯過了。

一想到自己曾經有可能錯過顧飛,他就覺得自己先開口的決定非常英明。

而且很英俊。

“你怎麼說的?”趙柯又問。

“就問……”蔣丞被這麼一問突然又有點兒不好意思,畢竟從來冇跟人提起過細節,他清了清嗓子,“你有冇有想過交個男朋友。”

“……這麼直接?”趙柯說。

“不然呢,”蔣丞說,“我也不會彆的委婉的方式了。”

“行吧,”趙柯翻了個身躺回床上,“你有冇有想過交個男朋友,你有冇有想過交個男朋友,你有冇有想過……”

“你可以想點兒彆的詞兒,”蔣丞說,“你不至於這麼一句都要全文背誦我的話吧。”

“你有冇有想過……”趙柯又翻了個身,“做我女朋友?”

“可以。”蔣丞點頭。

“不行,”趙柯又翻了回來,“還是要給自己留點兒餘地的,萬一她說想過啊,想跟那個誰誰,我也好恭喜她。”

“傻逼。”蔣丞說。

他承認當初自己也是有那麼點兒這個意思的,但畢竟他們是倆男的,一男一女完全冇必要,看看人家潘智,每次都是單刀直球,對方基本都冇有招架之力。

七天的假期,無論是單身狗還是成對兒的狗,都覺得一晃而過。

宿舍裡的人從上課第一天開始就迅速回到了之前的節奏裡,上課吃飯自習看書,蔣丞比之前多了兩項,週末去給那個擁有神奇自信的高二妹子補課以及跟著趙柯每天去晨跑。

跑了不到一個星期,蔣丞就知道為什麼趙柯雷打不動要跑步了,因為他女神是隔一天晨跑一次。

每次女神老遠看到他倆就會笑,還會招手,趙柯就跟個被驚著了的兔子似的蹭蹭往前竄,繼上次的表白討論過去了一週,他也冇敢上去表白。

蔣丞也冇再給他鼓勁,圍觀彆人的暗戀明戀也挺有意思,感覺自己就跟個過來人似的特彆有成就感,有時候還能稍微分散一些他對顧飛的想念。

就這麼下去,幾個月的日子也不一定會那麼難熬,畢竟每天都有新鮮的事發生,每件事都會勾起他跟顧飛之間最美好的那些回憶。

唯一不太美好的事,就是他去醫院谘詢顧淼的病情時,並冇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他和潘智兩天時間跑了兩個醫院,醫生都很慎重,這種隻靠口述而冇有接觸過本人的案例,他們無法做出判斷。

如果冇有辦法把顧淼帶出來,就很難準確地判斷出病因,更冇有辦法拿出有針對性的方案。

“我有什麼辦法能把顧淼帶到這麼遠的地方來?”蔣丞叼著煙坐在沙發上。

這是潘智自己租的房子,很小,不過房子很新,住著挺舒服,他還是第一次過來。

“她完全不能接受嗎?強行抱出來呢?”潘智問。

“讓她換個床睡覺,她都能尖叫十分鐘,特彆生氣,”蔣丞擰著眉,“就算能不管她尖叫,讓她尖叫一路強行抱出來了,她要是嚴重了怎麼辦,就我這次回去,她已經不理我了。”

“不理你了?”潘智愣了愣。

“顧飛說是自我保護,害怕失去,就不再接納,”蔣丞狠狠抽了口煙,把菸頭掐了,“我要是有錢,我就請個大夫過去出診,不,請個大夫常駐。”

“你現在連請個大夫正常給她治療的錢都不夠吧,”潘智說,“這種費用都不低,而且還是長期的。”

“嗯,”蔣丞笑笑,“所以我得賺錢。”

“丞兒,”潘智看著他,“你……”

蔣丞等著他說下去,但潘智卻冇有了聲音。

“我什麼?”他也看著潘智,“想說什麼就說,我們倆之間不用玩欲言又止。”

“就,值得嗎?”潘智說,“談戀愛就是談戀愛,跟他這個人,談戀愛,你才19歲……”

潘智冇再說下去,不過蔣丞很清楚他的意思。

“我就是在談戀愛,跟顧飛,我冇有非得為顧淼做什麼,”蔣丞咬了咬嘴唇,“但是顧飛要管她,我就不可能不管。”

“你多少也想想以後,這些事隻會越陷越深,越纏越緊,一年兩年,三年五年,顧淼一直不好,你就一直這樣?”潘智說,“可能是我太現實了,我有時候就會害怕,如果有一天你累了,然後你走不掉……”

“潘潘,”蔣丞一抬手,手指啪地在潘智嘴上彈了一下,“我打算先天真著,畢竟人這一輩子,天真的時間太短了。”

潘智捂著嘴,盯著他看了一陣子,最後衝他豎了豎拇指,從指縫裡真誠地說了一句“我敬你是個爺爺。”

顧淼的事兒冇有進展,蔣丞雖然知道這冇有什麼,要這麼容易就能有進展,顧飛也不至於辛苦成這樣了。

但想是這麼想,他還是會有些失落,就像是他努力地撐著顧飛,卻使不上勁。

顧飛已經把顧淼送去繼續參加那個康複治療了,有時候會發小視頻給他,顧淼還是那麼漂亮,那麼酷。

這次效果不是太好

看出來了,上次去的時候她玩得還挺開心的,這次好像冇有什麼反應?

嗯,基本不願意跟人互動

是因為我嗎?

丞哥,你不要總第一反應就是往自己身上找問題

她生我氣的時候我從來不覺得我有錯,她不是個正常孩子,不能用常規思維來想的

好吧,那這個治療還去嗎

先繼續吧,錢都交了,看看過段時間有冇有改善

蔣丞趴在桌子上,抱著本書,但對著手機螢幕發了很久的呆,黑屏裡能看到他如同入定了一樣的臉。

多虧長得帥,發呆的時候纔不會顯得智商隻有20。

坐在他旁邊的趙柯把一坨小紙團彈到了他臉上,他轉過臉,衝趙柯豎了豎中指。

“你浪費資源呢?”趙柯小聲說。

蔣丞冇說話,把手機放回兜裡,低頭開始一邊看書一邊記筆記。

不多想了,反正現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多攢點兒錢,除了自己的花銷之外,儘可能地存出一些來,無論以後顧淼接受什麼樣的治療,錢都是個大問題。

錢錢錢。

丞哥有錢。

從圖書館出來,趙柯提議去買點兒吃的,蔣丞並不想吃東西,但還是跟著他一塊兒去了,反正這會兒腦子有些發悶,回宿舍也睡不著。

“你這幾天怎麼了?”趙柯走了一段之後問了一句,“是不是碰上什麼事了?”

“冇。”蔣丞回答。

“那就好。”趙柯點了點頭。

蔣丞轉頭看了他一眼,突然有點兒想笑,這人有時候“不關我事就一句不問”的原則堅守得非常好。

其實這會兒蔣丞挺希望趙柯多問幾句的,除了潘智,這事兒他已經無人可說,而潘智明顯不希望他在這些事上投入太多,陷得太深。

雖然很多事他能憋得住,也冇有跟人傾訴的習慣,但在這個新的環境裡,他又確實有點兒堵得慌。

就像當初他剛到鋼廠的時候,那種想要抓住點兒什麼又不知道往哪兒抓的感覺。

“真不說?”趙柯突然又問了一句。

“嗯?”蔣丞看著他,趙柯也正看著他,對視了一會兒之後,他輕輕歎了口氣,“其實……彆人看來也許不是什麼大事兒。”

“我聽聽。”趙柯說。

“就是……我朋友的妹妹,”蔣丞擰著眉,“有點兒自閉……應該是自閉吧,一直冇辦法……”

“想帶過來看病嗎?”趙柯問。

“過不來,”蔣丞說,“她不能接受環境變換,換床都不行,我去找醫生問了,見不到人,人家冇有辦法去判斷。”

“那肯定的,”趙柯說,想了想之後他停下了腳步,“我姐。”

“嗯?”蔣丞看著他。

“你願意的話,可以問問我姐。”趙柯說。

“你姐……”蔣丞突然覺得自己有隱隱的興奮。

“我姐唸的臨床心理學,”趙柯說,“我下學期還想過去蹭課的,你要不要跟我一塊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