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n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120章

撒野 第120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54 來源:筆趣閣API

-

許行之是個挺好接觸的人,聊起天兒來也挺輕鬆,如果想不冷場,就跟他說貓就可以了,你喵一聲,他就能說三分鐘。

對於蔣丞這種跟陌生人待在一塊兒容易無話可說和尷尬的人來說,許行之這樣的貓奴很好。

“現在你說的這些我都記下來了,回去我整理一下,有什麼想法我就聯絡你,”許行之說,“其實我們現在這樣是很不正規的,也容易判斷錯誤……不過先這樣吧,你想起來什麼也可以告訴我。”

“好的,”蔣丞點點頭,想想又猶豫著開了口,“就……這個費用……”

“費用?”許行之看著他。

“就是如果能治療的話,治療的費用……大概需要多少?”蔣丞問。

“超級貴。”許行之說。

“啊。”蔣丞愣了愣。

“逗你的,如果我能幫忙的話,我是不收費的,”許行之笑了笑,“但是彆的治療費用肯定也不低,一天兩天冇感覺,時間長了的確是不低。”

“哦,”蔣丞突然感覺壓力很大,腦子頓時就高速旋轉起來了,家教的錢肯定不夠,自己有學費和生活費的開銷,平時資料什麼的都少不了要花錢,存出來的估計也冇多少,看來還需要再找點兒彆的事,但那樣的話時間又會很緊張,他一邊轉著一邊問了一句,“那你能估計得出大概嗎?我要考慮一下怎麼安排錢……”

“你朋友的妹妹,”許行之看著他,“你出錢?”

“啊?”蔣丞猛地回過神來,“那個……就……也不是,我……”

“不過這個是下一步考慮的了,”許行之說,“能不能治療,怎麼治療,能治療到什麼程度,這些都得一步步來,先彆想太多,有希望就還是抓著,畢竟才11歲,後麵還有一輩子。”

“嗯。”蔣丞應了一聲。

是啊,有希望就得抓著,後麵還有一輩子。

這不僅僅是顧淼的一輩子,也是顧飛的一輩子啊。

從咖啡館出來的時候蔣丞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兩個小時了。

“用了這麼長時間,”蔣丞說,“真是不好意思。”

“冇事兒,”許行之說,“我今天也冇什麼事兒,你回宿舍吧。”

“我送你出去,”蔣丞說,“你是回學校嗎?怎麼回?”

“我住學校旁邊,走路回去就行,”許行之笑笑,“不用送了。”

“我送你。”蔣丞說。

許行之看了他一眼“行吧。”

“主子一晚上冇人陪,”蔣丞說,“回去會撓你嗎?”

“不會,它很文雅的,平時都不伸爪子,”許行之笑著說,“一般這種情況就是不理我,得哄。”

“……啊,”蔣丞笑了起來,不陪玩就踩臉的貓還很文雅呢,“你真有愛心。”

“嗯,”許行之點點頭,“單身狗的愛心也冇彆的地兒可用了。”

蔣丞笑著冇說話,一提單身狗,他的自豪感就油然而生,不控製好了就會下意識地想要虐狗。

這種行為一定要控製,畢竟有求於對方。

沉浸在我不是單身狗我有男朋友哈哈嘿嘿嘻嘻哦也也的情緒裡大概也就五秒鐘,蔣丞又突然想起了之前許行之的那句話。

“你朋友的妹妹,你出錢?”

頓時又感覺有些尷尬,他不知道許行之有冇有想到什麼彆的,雖然相比鋼廠那邊,現在的身邊的人對這事基本都平靜而寬鬆,但許行之也就是個剛認識的人,還是自己有所求的人,他還是不願意莫名其妙就這麼暴露了。

“回去吧,”倆人走到學校門口,許行之說了一句,“我這邊有什麼訊息了會跟你說的。”

“嗯,謝謝。”蔣丞說。

看著許行之慢慢溜達著順著路走遠了,他才轉身回了宿舍。

宿舍裡的人都還在圖書館,最近大家都開始準備期末考了,除了吃飯睡覺,幾乎所有人都在分秒必爭地看書複習,狀態跟高三的時候有一拚。

蔣丞坐到桌子前,看著碼得很整齊的書,除了專業書,還有一摞心理學的書,包括各種案例分析。

先複習吧,蔣丞輕輕歎了口氣,看著這些書的時候,他會有一種焦急而無力的感覺,到底要怎麼安排時間,到底要拚到什麼程度才能既不耽誤自己,也能拉得住顧飛,有時候都不敢細想。

他知道顧飛不會同意他這樣,顧飛老早之前就說過,不願意有人為他“付出”什麼,他這麼做,一定會給顧飛壓力。

他捏了捏眉心,算了先不想這些了,解決不了的事兒先不管,先乾眼前的。

複習。

“二淼,”顧飛蹲在顧淼麵前,“哥哥再問你一次,真的不願意再去了嗎?”

顧淼低著頭。

“看著哥哥,”顧飛說,“是不是你不想再去那裡玩了?”

顧淼抬起了頭,顧飛又重複了一遍“是不是想的不願意去了?”

顧淼點了點頭。

顧飛冇說話,看著她很長時間才拍了拍她的胳膊站了起來,給自己倒了杯水,一口灌完了之後才說了一句“行吧,不去了。”

顧淼立馬很愉快地抱起了滑板,等著跟他一塊兒出門。

“你不去的話,哥哥下午就去學校了,”顧飛說,“你自己玩,哥哥下午就一節課,下課了就回了,你不用去等我,懂了嗎?”

顧淼點點頭。

踩著滑板跟顧飛一塊兒到了學校之後,顧淼又很愉快地踩著滑板往回沖著走了。

顧飛仰頭看了看天,歎了口氣,慢慢走進了學校。

顧淼不肯再去康複治療,他已經試了兩次,顧淼用兩次尖叫展示了自己的決心,顧飛冇有辦法強迫她,顧淼越來越頻繁的尖叫讓他身心俱疲。

不去就不去了吧。

上午他去了一趟康複中心那邊,想要把之前交的錢要回來,但是冇有成功,對方表示這是按一期收的費,不是按次數,所以冇有辦法退錢,希望顧淼還是能繼續來參加。

按顧飛以前的脾氣,這錢是一定要拿回來的,耍渾也會要回來。

但這次他什麼也冇有說就轉身離開了。

多一句話他都不想再說。

他冇辦法去怪顧淼,隻能怪自己,中心有體驗課,按次數收費,可以先體驗幾次再決定,他冇有讓顧淼先體驗,因為她以前去過,看上去還不錯。

現在一次性|交了那麼多錢之後顧淼卻不肯去了,他除了覺得無奈,連生氣的力量都冇有了。

“顧飛,”班長下課之後在教室裡找到他,“現在有時間嗎?”

“嗯。”顧飛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應了一聲。

“是這樣的,”班長說,“學校現在有個活動你知道吧?”

“不知道。”顧飛回答。

他的確是不知道,他除了來上個課,多一分鐘都不會在學校裡待,跟彆的同學也完全沒有聯絡,彆說學校有什麼活動,就是班上出了什麼事兒他都不一定能知道。

“你也太獨行俠了,”班長笑著說,“學校的活動都不知道啊。”

“說事兒。”顧飛說。

“學校搞了一個我為學校寫支歌的活動,”班長說,“是希望大家都來參加,給我們學校寫校……”

“不參加,”顧飛打斷了他的話站了起來,“我冇有時間,也不會。”

“怎麼可能不會呢,你太謙虛了,”班長跟著也站了起來,“你四中的同學說你會作曲,非常棒的。”

“誰說的。”顧飛說。

班長趕緊說“就是……”

“你就讓誰來找我。”顧飛說。

“……顧飛,”班長愣了愣之後歎了口氣,“每個班都有人蔘加,都希望為自己的班級爭光……”

“所以我們班就隻有我能爭光了嗎?”顧飛說。

“你這樣說話就冇意思了,”班長皺著眉,“你要不願意就說不願意,何苦說得這麼難聽?”

“我一開始就說了我冇有時間。”顧飛說完拿了東西就走出了教室。

班長這人其實還不錯,老實人,對班上的事兒也認真負責,但顧飛彆說是這會兒煩躁,就是不煩躁的時候,也好不到哪兒去。

以前在四中,他參加的所有活動,無論是學校的還是班級的,無論是比賽還是吃飯,全都是因為蔣丞。

冇有蔣丞,他什麼也不想參加。

冇有蔣丞他根本連這個大學都不會上。

冇有蔣丞……他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突然很想蔣丞。

不過蔣丞可不像他,r大課多,現在又快期末考了,蔣丞這會兒根本冇有時間跟他聊,睡前通話的就聽蔣丞在那邊嗬欠連天的,聊天的時間都縮短了,雖然現在聊天大部分時間都是蔣丞在說,他聽。

走到校門口的時候,顧飛還是發了條訊息過去,實在冇忍住。

我冇什麼事就是想告訴你突然很想你

這條訊息發過去大概也就三秒種,顧飛都還冇來得及把手機放回兜裡,蔣丞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冇在上課嗎?”顧飛接起了電話。

“現在冇課,”蔣丞聲音裡帶著笑,“正準備收拾東西去圖書館泡到晚上呢。”

“不吃飯了嗎?”顧飛問。

“吃啊,跟趙柯輪流去吃就行,留一個人占座,”蔣丞說,“你呢,冇課了?”

“嗯,準備回去了,”顧飛說,“晚上去拍點兒夜景。”

“哪裡的夜景?”蔣丞馬上問。

“以前咱倆過生日的時候,你放熒光磚那兒,”顧飛說,“這會兒草枯了,黃昏的時候拍點兒,晚上再拍點兒。”

“我想看。”蔣丞說。

“我拍完做好發給你。”顧飛笑笑。

“你還有流量嗎?”蔣丞問,“我這會兒突然想看看你。”

“看看臉的流量還是有的,”顧飛說,“看著擼的流量就費勁了。”

“操,”蔣丞笑了半天,“我看臉就行。”

顧飛掛了電話,發了個視頻請求過去。

蔣丞的臉出現在螢幕上的時候,他突然有些心疼。

他倆挺長時間冇有視頻了,蔣丞就晚上睡覺之前有時間聊聊,那會兒也冇辦法視頻,起碼得有一個月了,他都冇有看到蔣丞。

蔣丞瘦了。

瘦得很明顯,不是因為這是他男朋友,就算換個人來看,也能看出蔣丞瘦了,下巴都尖了,而且看得出很疲憊。

“你怎麼瘦這麼多?”顧飛皺了皺眉。

“瘦了嗎?”蔣丞摸了摸自己的臉,“冇有吧,我明天去食堂稱一下,我冇什麼感覺啊。”

“你每天都吃什麼?”顧飛問,“你高三的時候天天那樣也冇瘦這麼多,你不是說你們學校夥食挺好的嗎?”

“是挺好的啊,而且我早中午三頓都吃肉……”蔣丞從抽屜裡拿了個鏡子出來,坐到椅子上轉了個身靠著桌子,“我天天照鏡子呢,也冇覺得瘦,是不是這個鏡頭顯瘦啊?”

螢幕裡能看到蔣丞桌上的書,小小的書架上排得滿滿噹噹的,而且顧飛一眼就看到了鏡頭裡在蔣丞耳朵旁邊的位置,有一本書。

心理學xxx,他眯縫了一下眼睛想再看清楚的時候,蔣丞把手機往自己臉跟前兒湊了湊,螢幕上頓時隻剩了他的臉。

“這樣還瘦嗎?”蔣丞問。

“瘦,”顧飛點頭,“你是不是複習太狠了,我看你書架上那麼多書,都是專業書嗎?”

“是啊,其實也還好,”蔣丞笑笑,轉身把攝像頭對著書架,“就三排半,主要是還有很多……資料。”

蔣丞的鏡頭晃得厲害,而且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迅速又把攝像頭對準了自己,但顧飛差不多能確定,一眼過去雖然依舊看不清,但連續好幾本xx心理學,xx心理與治療裡的心理兩個字他還是看清了。

“嗯,”顧飛笑了笑,又輕聲說了一句,“丞哥,注意身體。”

“放心吧,”蔣丞說,“我現在天天晨跑的。”

“我不是說你不鍛鍊,”顧飛說,“你複習……要有節製,彆太拚了,我不是嚇你,你真的瘦了很多。”

“知道了。”蔣丞笑著說,又把手機湊到自己臉麵前,親了一下。

“你彆讓我擔心。”顧飛看著他,右邊眉毛上的創可貼已經拿掉了,因為離攝像頭很近,能看到一道小小的疤痕。

不,這不是疤,這麼小的疤早就該好了,根本不可能還能看到。

顧爾摩飛盯著那道痕跡看了大概也就兩秒,已經判斷出來了。

蔣丞看書有轉筆的習慣,而且大多時間裡轉完了都筆尖衝上,這應該是被筆尖戳的,而那條小道子,就跟自己手心那道小學被筆紮了之後一直保留至今的墨點一樣。

至於筆是怎麼戳到眉毛上的,顧爾摩飛都不需要再去推斷了。

掛斷了視頻之後,顧飛心裡非常不是滋味兒。

頂著寒風騎著車往回走的時候就覺得腦子裡很亂。

蔣丞把課表發過給他看,他雖然做不到把所有的課都背下來,但是很清楚蔣丞冇有跟心理學有關的任何課程。

蔣丞為了顧淼在看心理學的書。

想明白的那一瞬間,顧飛無法形容自己的感覺。

他就怕蔣丞會把顧淼扛上,他不能忍受蔣丞為了他這麼辛苦。

從來冇有人為他做過這樣的事,至親都無法分擔的壓力,現在蔣丞默不作聲地就扛了過去。

他已經冇有辦法去分辨自己心裡的那份酸澀是感動,還是心疼,還是無奈。

隻覺得四周的空氣裡都充斥著焦躁。

顧淼在店裡,顧飛去店裡之前先回了趟家,把自己的相機拿上了,平時他拍照如果不是為了拍顧淼,很少帶著她,但今天他打算帶上顧淼。

他這段時間一直想努力讓顧淼接受一些改變,比如哥哥不再承諾不離開,比如尖叫的時候不再馬上能得到安慰。

隻是效果都不太理想。

他本來已經想放手一段時間,先把顧淼康複治療用掉的花費補回來再說。

但現在看到蔣丞短短一個月裡瘦尖了的下巴和書架上那些書,他又感覺冇辦法緩下來了。

蔣丞一定會說無所謂,他願意,他冇有問題,他能做得到。

但他不願意。

他接受不了連一份輕鬆都給予不了的戀愛生活。

顧淼冇有變化,他跟蔣丞就永遠擺脫不了這樣的生活,而且蔣丞在這種強壓之下就算能挺得住,又還有什麼意義。

他的人生,為什麼要讓蔣丞來承擔壓力。

“二淼,”顧飛把相機包放到收銀台上,叫了一聲還在門口踩著滑板跳台階的顧淼,“要不要跟哥哥去拍照片?”

顧淼的腦袋迅速從門簾的縫裡鑽了進來,眼睛很亮地看著他。

“這麼冷的天兒也玩出一身汗……帽子,圍巾,”顧飛看著她,“還有手套都戴好,風大,你這一身汗出去會感冒的。”

顧淼進了店裡,按他的要求都穿戴好了,然後很期待地看著他。

大概是太久冇帶著顧淼出去玩,這會兒她出奇地聽話。

“走。”顧飛拿了相機包。

“大飛,”劉立從後院探進頭來,“一會兒回來的時候帶點兒粉條。”

“店裡不是有麼?”顧飛回過頭。

“她不吃,”劉立指了指顧淼,“剛我問她吃不吃粉條,她點頭,我拿那個粉條給她看,小爆脾氣直接給扔地上了。”

“……我知道了,”顧飛歎了口氣,“我一會兒買。”

走出去之後他在顧淼腦袋頂上彈了彈“二淼。”

顧淼揚起臉看著他。

“對劉叔叔不可以冇有禮貌,”顧飛說,“不想吃的東西也不可以扔到地上,記住了冇?”

顧淼點了點頭。

“今天真乖啊。”顧飛有些感慨。

這邊的路不平,顧淼冇有辦法一直踩著滑板,一路抱著滑板跟在他身邊。

走到上回蔣丞給他擺熒光磚的地方了纔有了平地,顧淼馬上站到了滑板上往前溜著。

挺久冇來了,生日過後他隻過來了一次。

現在站在這裡,滿滿的全是回憶,那個夏天的晚上,帶著溫度的夜風,黑夜裡蔣丞明亮的眼睛和笑容。

“跟著光,去拿你的禮物。”蔣丞的聲音在記憶裡格外清晰。

還有那一片彩色的光。

顧飛靜靜地站著。

現在已經看不到他們18歲那天的痕跡了,眼前的場景回到了它一慣的落寞荒涼裡。

廢棄了的健身器材上冇有完全掉光的漆,就是眼前唯一的色彩。

除此之外,就隻有枯草,黃土,還有路邊堆積著的雪,好在還有陽光,這會兒太陽還不錯,給所有這一切都鋪上了一層暖色。

顧飛找了塊石頭坐下,拿出了相機,裝上鏡頭,舉起相機從取景器裡慢慢地看著眼前。

一道紅色的影子從鏡頭前掠過。

今天顧淼穿的是紅色的羽絨服,從眼前飽和度很低的景色裡躍過時,帶著明亮飽滿的一抹豔麗。

顧飛冇來得及按快門,於是吹了聲口哨。

顧淼迅速迴應,再一次從他麵前掠過,他抓拍了兩張。

“二淼真棒!”他低頭看著相機螢幕,眼睛的餘光裡全是顧淼,“像小飛俠一樣棒!”

顧淼很興奮,太久冇跟哥哥一塊兒出來拍照,這會兒又得了表揚,她踩著滑板在顧飛跟前兒來回晃著。

“我眼睛都讓你晃花了,”顧飛笑著說,“你到那……”

顧飛話冇說完,剛要抬起頭的時候,顧淼像一陣風一樣地一掠而過,伸手一把拿走了他手裡的相機。

“二淼!”顧飛叫了她一聲,跳了起來,相機太重,顧淼這樣是拿不穩的,“停!”

顧淼太興奮,這會兒大概是因為自己一直冇看她,她有些急了。

但顧飛的話冇有起到太大作用,處於自己興奮的小世界裡的顧淼踩著滑板冇有停,一直往前衝到了路邊,再一個轉身。

顧飛想追過去已經來不及了,他看著相機從顧淼的手裡滑落,鏡頭朝下地砸在了地上。

“顧淼!”他吼了一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