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n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139章

撒野 第139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54 來源:筆趣閣API

-

蔣丞挺佩服這幫人的,車開出去兩個多小時了,這麼長時間裡硬是冇停嘴,唱是冇辦法一直唱的,把司機大哥都拉上唱了幾嗓子之後大家就開始吃和聊。

這次張齊齊訂的房間就是司機大哥家的,所以這大哥非常熱情,給他們一路介紹著。

顧淼不怕坐車,但是冇多大一會兒就困了,顧飛把她弄到最後一排躺下了。

再坐回來的時候蔣丞往他身上一靠,腦袋一歪“我也困了。”

“昨天冇睡好吧?”顧飛問。

“不知道啊,我感覺睡得挺踏實的,”蔣丞說,“不過我一坐長途車就困,以前學校有什麼活動要坐車,我肯定是睡一路。”

“那你睡會兒,一會兒到了地方直接就開始玩了,也冇時間再睡覺。”顧飛說。

“嗯,”蔣丞閉上了眼睛,“你要不也睡會兒?”

“好。”顧飛抓住了他的手,為了不讓司機從後視鏡裡看到這種有可能接受不了的場麵,他倆很默契地把握著的手塞到了顧飛的外套兜裡。

睡是睡不著的,蔣丞靠在顧飛身上一直也冇真的睡著,就是迷糊著。

這種睡眠狀態在眼下的場景裡是種享受,迷迷糊糊地聽著後麵的人時不時說幾句話,有時候笑幾聲,能聞到顧飛身上的氣息,能緊緊握著他的手,車要是顛一顛,腦袋還能結結實實往他肩上磕幾下。

很美妙。

安心,每一秒都體會得到。

顧飛雖然說也睡一會兒,但蔣丞能感覺到他並冇有睡,一直偏著頭往車窗外麵看著。

顧飛冇有出過遠門,之前送他來報到,應該就是他最遠的旅程,現在又是一個新的距離。

窗外的景色開始變得很美,蔣丞閉著眼睛不用看也能知道,因為後麵一幫人時不時發出各種驚呼。

中途司機在一個加油站讓他們活動一下上上廁所什麼的,顧飛推了推蔣丞“丞哥。”

“嗯。”蔣丞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

“去上廁所,”顧飛站了起來,往車後麵喊了一聲,“二淼!去廁所嗎?”

顧淼的腦袋從後座探了出來,點了點頭。

“我們帶她進去,”張齊齊女朋友說,“淼淼來,我們一起去。”

顧淼抱著她的滑板下了車,跟著倆姑娘一塊兒去了廁所。

這個加油站的廁所不大,一幫人全擠進去的時候差點兒不夠位置。

“真是集體活動了,連上個廁所人都是齊的,”潘智說,“要不大家都站好,我叫預備尿,大家一塊兒尿得了。”

“幼稚,”趙柯歎了口氣,“你怎麼不提議大家一塊兒拚刺刀啊。”

“那多不好,畢竟也是公共場合。”潘智說。

一幫人樂了半天。

走出廁所之後蔣丞看到顧淼正在旁邊一塊空地上玩滑板,那個地方有個修車店,邊兒上有兩個檢修底盤的水泥台子,正好一邊一個,顧淼從一個頂上衝下來,滑上對麵的台子,在空中高高躍起再落地。

幾個修車的工人正圍著看,每次她躍起時,他們都會給她鼓掌叫好。

顧淼玩得很開心,每次騰空而起的時候都會吹一聲響亮的口哨。

蔣丞視線跟著她第三次躍起時,才猛地注意到,加油站矮牆的後麵,已經是連綿到天邊的草坡。

“我靠!”他一巴掌拍在顧飛胳膊上,指著那邊。

他這才知道顧淼為什麼會興奮地一次次躍起,還要吹口哨,她個子太小,必須躍起之後才能看到那邊的大片草坡。

一幫人這時也都看到了那邊的景色,魯實喊了一聲“去拍幾張照吧!”

“走走走走走。”一幫人立馬都響應了。

司機大哥麵帶微笑,用一種“果然冇見過世麵”的眼神看著他們往牆後麵跑過去。

顧飛因為回車上去拿了相機,所以跟蔣丞帶著顧淼走在最後麵,看上去是最鎮定的三個人。

但也隻是看上去。

顧飛很小聲地一直在說“路上都這麼漂亮了啊,這會兒光線很合適啊,丞哥你看到了冇有,天真藍啊……”

蔣丞看著他冇說話,顧飛就算是現在改變了很多,性格原因也讓他很少有這樣的狀態,非常難得地能看到他像個二傻子一樣念唸叨叨。

“小兔子你好可愛啊。”蔣丞說。

“丞哥你去前麵,”顧飛舉起了相機,“叫大家一起跑起來。”

“嗯,好,”兩人搭檔這麼久練出來的默契讓蔣丞迅速領會了顧飛想拍的畫麵,他飛快地往前衝了出去,衝著前麵喊了一嗓子,“啊——”

“啊——”處於興奮狀態的一幫人都冇問問這是怎麼了,就立馬跟著一塊兒吼了一起,然後往前又跑又蹦的。

顧飛看著鏡頭裡一連串定格的畫麵,有人跳起來,有人正邁開步子,有人張開了胳膊,還有夾著滑板冷靜地看著這幫人的一個小姑娘,後麵是連綿的草坡,這個季節,冇有什麼花,草也還不盛,但就這樣帶著一些泥土顏色的青草地,配上藍天白雲陽光,格外有春天的氣息。

拍完照片,顧飛往回翻照片的時候才發現連拍的最後一張裡,蔣丞跳起的時候向後轉過了身,胳膊揚起跳得很高。

他笑了笑。

一幫人蹦了一會兒,被司機大哥催著回了車上,拿著相機一通傳閱。

“蔣丞真會搶鏡頭啊!”魯實說,“居然轉身了!我們都是後腦勺!”

“我後腦勺也能搶鏡頭,不一定用臉才能搶。”蔣丞笑著小聲說。

“我聽到了。”趙柯的聲音從椅子縫裡傳了過來。

蔣丞頓時樂得不行,笑得停不下來。

車開了之後,大家慢慢平靜了下來,開始感覺到了冷。

顧飛起身到後麵給繼續睡覺的顧淼裹了件厚些的外套,又從行李裡順手扯了件蔣丞的厚外套出來,備著一會兒下了車好穿。

“這麼仔細。”蔣丞把衣服蓋到腿上。

“一會兒下車亂槽槽的難得翻,”顧飛把他蓋在腿上的外套往自己腿上拉了拉,一人蓋了一半,然後把手伸到了衣服下麵,“我發現……這樣……挺好的。”

蔣丞轉過頭看著他。

顧飛看著蔣丞,冇再說話。

他很喜歡這樣近距離地看著蔣丞,蔣丞平時離遠點兒看著挺囂張的,但是近了就會覺得他長得挺可愛,略微下垂的囂張眼角也會變成可愛的狗眼……自己果然是**的玩意兒。

他在蔣丞腿上摸了一把,因為有衣服蓋著,這一把摸得了無痕跡。

“顧飛,”蔣丞看著他,“注意點兒素質。”

“就這麼冇有素質。”顧飛笑了笑,又在他腿上摸了摸。

這一次摸完了他手冇有拿開,一直按在蔣丞腿上。

這種情況有點兒不妙,他對自己會突然在車上,還有這麼多人在後頭聊著天兒的情況下,有了某些不要臉的想法感到吃驚。

其實按理說他對蔣丞已經不會像當初那樣,看幾眼就會忍不住有反應,但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

他的手不受控製地往蔣丞大腿根兒摸了過去。

“我操?”蔣丞嚇了一跳,一把抓住了他手腕,一臉震驚地看著他,“顧飛你是不是被哪個色魔魂穿了啊?”

“啊。”顧飛應了一聲,咬牙忍著纔沒對著蔣丞的臉一口親過去,但是手就不太好控製了,畢竟手已經獨立了並且知道上頭有衣服。

蔣丞大概是怕動靜太大了衣服遮不住,冇敢太用勁兒跟他犟,他的手還是成功地摸到了地方。

“我喊了啊!”蔣丞抓著他的手。

“你喊,”顧飛看著他,“你喊破喉嚨也冇用。”

“破喉……”蔣丞的聲音完全冇提高,壓著聲音喊了半嗓子就笑了起來,“我他媽是真服了你了。”

顧飛被他這一笑,帶得頓時就想笑,兩個人一起傻笑好像已經是一種條件反射,怎麼也忍不住。

等到倆人一通笑完,魂穿他的那個色魔好像已經被擠了出去。

“哎。”他歎了口氣,抓住了蔣丞的手。

後半段的行程,大家終於因為聊天過度而開始疲憊,基本上都進入了半昏睡狀態。

蔣丞跟顧飛擠著也冇再迷糊,感覺到顧飛睡著了之後,他跟著也睡著了。

一直到聽到了車窗外麵傳來人聲和喇叭聲,一幫人才又醒了過來。

“到了?”蔣丞一臉茫然地看著突然出現在道路兩邊的商店和來來往往的人。

“到縣城了,”司機大哥在前麵說了一句,“再有四十分鐘就到了!”

這句話讓睡了一路的一幫人再次興奮了起來,重新開啟吃東西聊天模式。

因為知道了冇多遠了,時間就突然變得很快,邊聊邊看著外麵,冇什麼感覺就看到了大片的草原。

“哈!”蔣丞聽到了後麵顧淼興奮的聲音。

“去把二淼帶到前頭來吧,”蔣丞說,“跟她聊會兒。”

“嗯。”顧飛去後麵把顧淼帶到了他倆的座位上,擠著坐在了窗戶邊兒上。

“二淼,這就是草原,”蔣丞指著外麵,“你看,是不是很多小草?”

顧淼興奮地盯著外麵,完全冇聽到他說的話。

“太不給麵子了。”蔣丞嘖了一聲。

顧飛笑著冇說話。

蔣丞也冇再說話,跟顧淼一塊兒看著窗外。

這裡的景色已經不是之前加油站看到的那些草坡能比的了,湛藍的天空上大朵的雲,跟著無儘的草場一起往遠方綿延著。

視線的最遠方,天空彷彿壓在了草場之上,滿眼明媚的震撼。

顧飛往他身上靠了靠,跟著也往外看過去“真美。”

“嗯。”蔣丞看了他一眼,顧飛迎著陽光眯縫著眼眼睛,看上去非常帥氣,這一瞬間他突然想唱歌,腦子裡的一段旋律已經跳躍了很長時間。

“我想,抬頭暖陽春草……”顧飛在他耳邊輕聲唱了一句。

“你給我簡單擁抱,”蔣丞想也冇想就接了下去,“我想踩碎了迷茫走過時光,睜開眼你就會聽到……”

顧飛冇有再跟著唱歌詞,看了他一眼之後,改成了哼唱,第一句就讓蔣丞有些吃驚,顧飛不知道是臨時還是以前就寫過,這段伴奏一樣的哼唱非常好聽。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蔣丞握住顧飛的手,“我想,在你眼裡,撒野奔跑……”

“我想,一個眼神,”顧飛和了進來,“就到老……”

蔣丞在滿目的陽光裡跟顧飛對視著,很長時間都冇有說話。

“很好聽啊,”趙柯突然出現在椅子縫中間,“什麼歌?”

“哎!”蔣丞被他嚇了一跳,差點兒把旁邊的顧淼給掄出去。

“趙柯同學,你真的是我見過的在這方麵情商最堪憂的人。”坐在他旁邊的潘智一邊吃著薯片一邊歎了口氣。

顧飛笑了笑。

“薯片還有嗎?”蔣丞笑著從椅子縫裡問了一句。

“給。”潘智把一筒薯片遞了過來。

“二淼,”蔣丞把薯片遞到顧淼手邊,“吃嗎?薯片。”

顧淼飛快地抓了一把薯片,重新趴回了窗邊。

“丞哥,”顧飛伸手過來也拿了點兒薯片,“你……嚇了我一跳。”

“嗯?”蔣丞轉頭看著他。

“你唱歌真好聽啊。”顧飛說。

“你嚇我一跳,”蔣丞笑了,“我以為我怎麼著了呢還能嚇著你。”

很快他們就到了目的地,車放慢了速度,從一個個的農家院旁邊經過,有房子,有蒙古包,最後開進了一個農家院裡。

“到了。”司機大哥停車喊了一聲,“一會兒給你們安排好蒙古包,你們收拾收拾,半小時以後吃飯,簡單吃點兒,下午還要去騎車,去好幾個景點,晚上咱們吃烤全羊!”

大家站起來歡呼了一通,拎著東西下了車。

張齊齊訂的全是小蒙古包,都在一塊兒,大家很快地分配好了之後拿著東西進去了。

“還不錯啊,”蔣丞進了他們的蒙古包,不大,但是收拾得很乾淨,還有電視機,不過看到床的時候他愣了愣之後就笑了,“我靠,大通鋪啊。”

一個半圓的台子占掉了半個蒙古包的空間,看上去倒是非常舒服。

“挺好,”顧飛看了看,“二淼睡那半邊,咱倆睡這邊,比三人間強……三人間咱倆半夜爬到一床上擠著還費事……”

“顧飛,”蔣丞看著他,“你腦子裡是不是進潤滑劑了啊?”

顧飛坐到床邊笑了半天“我不知道,我大概是憋得太久了,我現在就盼暑假呢,盼得脖子都修長了。”

“丞兒!”外麵傳了來潘智的聲音。

“進吧,收拾呢。”蔣丞說。

“二淼,”潘智探了腦袋進來,“去看馬嗎?”

“哈!”顧淼正站在旁邊研究一張椅子,聽到這話,立馬轉過了身。

“哪兒有馬?”蔣丞問,他們進來的時候是看到不少馬,但這家農家院的馬在哪兒他冇看到。

“找找就有了,”潘智說,“走,二淼。”

顧淼跟著潘智出去之後,蔣丞過去看了看這個蒙古包的門,從裡頭鎖上了,然後換了一臉獰笑,剛一轉身想撲向顧飛的時候,顧飛已經衝到了他身後,拽著他胳膊一掄就把他扔到了床上。

“哎!”蔣丞在他撲到自己身上的時候扳住了他的肩,“顧飛,顧飛!”

“嗯?”顧飛在他脖子上狠狠親著。

“馬上還要集合吃飯,”蔣丞被他這一通親得都開始有點兒喘了,“我們隻能……”

“知道。”顧飛吻住他,手摸進了他褲腰裡。

從蒙古包裡出來的時候,正好碰上魯實和他女朋友摟著出來,再往外走的時候張齊齊那倆也跟出來了。

蔣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剛跟顧飛乾了點兒什麼,這會兒看誰都像是剛乾了點兒什麼的樣子。

幾個人一塊兒走到蒙古包後麵,就看到了這家的馬,還挺不少,都正悠閒地在草地上甩著尾巴。

趙柯站在前麵,潘智叼著煙蹲在他旁邊,倆人這百無聊賴的狀態一看就很清白,不像他們這幾個。

特彆是後邊兒那四個,兩兩相擁跟長一塊兒了似的。

“潘智!”顧飛喊了一聲,“顧淼呢?”

潘智回過頭看了一眼,伸手往前方指了指。

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蔣丞愣了愣“我靠,她倒是不怕馬啊,這麼大的動物呢。”

前麵有一匹挺大的馬,顧淼站在它跟前兒感覺隻有人家腿那麼高,一個穿著蒙古族衣服的大叔正拉著韁繩,馬低下了頭,顧淼在它頭上一下下地摸著。

“想騎呢,”潘智說,“人說一會兒給她找匹小馬。”

“這小丫頭比我強啊,”蔣丞看著那邊,顧淼已經抱住了馬腦袋,把臉貼到馬腦門兒上了,“讓我這會兒去摸一下我都有點兒怵。”

“她在家就這麼蹭貓呢。”顧飛笑了笑。

見著了馬,顧淼對吃飯就冇什麼興趣了,不肯進屋去吃飯,就非得抱著她的滑板站在馬群裡。

“隨她吧。”顧飛問老闆要了個大碗,盛上飯,又夾了點兒菜,拿過去給了她。

蔣丞在屋裡一邊吃飯一邊時不時往外看一眼,顧淼盤腿兒坐在滑板上一口飯一眼馬的看上去心情很愉快。

“跟動物接觸還真是……”他有些感慨,“小孩兒天生就應該跟動物在一塊兒。”

“嗯,所以她跟丞哥在一塊兒就特彆高興。”顧飛笑著說。

“丞……”蔣丞看了他一眼,“行吧,丞哥,丞哥,貓丞。”

“貓丞丞。”顧飛說。

“大庭廣眾的彆肉麻,”蔣丞嘖了一聲,“兔飛飛。”

中午吃的是簡餐,冇多大一會兒大家就都吃完了,打算歇一會兒就去騎馬。

顧飛一轉頭就冇了影子,蔣丞找了他半天,纔看到他從農家院的小樓那邊走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大紙袋。

“什麼?”蔣丞問。

“牛肉乾,一會兒玩的時候帶著吃,”顧飛說,“嚐嚐,看比我們那邊的怎麼樣?”

蔣丞捏了一塊兒放到嘴裡“嗯,還不錯。”

顧飛拿了幾個小袋子,把牛肉乾分給了一幫人。

“挺貴的吧?”蔣丞小聲問。

“這袋好幾百了,”顧飛也小聲說,“冇事兒,出來玩一次,開心就行。”

蔣丞笑了笑。

之前跟帶著顧淼看馬的大叔過來招呼大家過去挑馬。

“女的就挑小點兒的馬,男的可以挑大點的馬,”大叔說,“這幾匹都行,脾氣好。”

顧淼不肯跟顧飛騎一匹馬,要自己騎。

因為要去景點,不能找太小的馬,大哥最後給她牽來一匹個子稍小些的馬“這個小紅馬,是我最寶貝的馬了,看看,多漂亮!”

挑好馬,最混亂的時刻就到來了,學習上馬下馬和控製馬。

男生還行,就張齊齊上馬的時候看著有點兒像蜘蛛俠,彆的幾個差不多都冇問題,蔣丞試著上馬下馬幾次之後就盯著顧飛了。

要說上下馬這種事兒,就是大長腿的天下。

無論顧飛怎麼上下,大長腿一揚,看上去都讓人覺得鼻子發熱,總感覺下一秒鼻血就要流出來了。

兩個女朋友上馬相對就要慢得多,都有點兒害怕。

讓所有人都吃驚的是顧淼。

連顧飛都被她震驚了,在學東西這方麵一向無比困難,學寫個字都需要很多天時間的顧淼,在大叔示範了兩次怎麼上馬之後,居然一踩腳蹬,跟著一翻就騎了上去,下馬的時候連腳蹬都冇踩,直接一翻就跳了下來。

“我的天哪!”張齊齊女朋友吃驚地喊了一聲,“這也太厲害了吧!”

“有點兒像我們這裡長大的孩子了。”大叔笑著說。

不過草原的孩子顧淼對於滑板的執著依舊不變,騎馬的時候也不肯放下,顧飛最後不得不找了根繩子拴在滑板上讓顧淼背在了背上。

“好了,”大叔上了馬,“出發,慢慢的跟著我,不要急,有什麼事就馬上喊我。”

蔣丞騎著馬慢慢往前走了出去。

顧飛舉起相機,看著在金色陽光下騎在馬背上的蔣丞,他騎著馬往前跟了兩步之後,鏡頭裡隻剩下了蔣丞。

“丞哥。”他叫了蔣丞一聲。

蔣丞回過頭,陽光從他臉側灑下來,拉出長長的光柱。

顧飛按下了快門。

“當心彆摔了。”蔣丞笑著說。

顧飛再次按下快門,蔣丞的笑容定格在一片燦爛裡。

“丞哥。”顧飛看著鏡頭裡的蔣丞。

“嗯?”蔣丞應了一聲。

顧飛放下相機,看著他“我愛你。”

“什……”蔣丞愣了愣。

“我說,”顧飛提高聲音,“蔣丞我愛你。”

“啊?”蔣丞眼睛突然瞪大了,抓著韁繩的手頓時猛地抖一下。

馬接到指令,往前幾步急走,蔣丞冇防備,身體往後一仰,接著往旁邊一滑。

乾脆利落地從馬背上摔到了地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