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n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25章

撒野 第25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54 來源:筆趣閣API

-

這間屋子是以前鋼廠的會客室,帶個廁所,雖然廢棄了但還是有主的,水也一直有,所以當初李炎最先搶的就是這個屋。

這地方看著挺荒涼,但除了靠近廠那邊天暖的時候挺熱鬨,裡麵這邊也並不是完全冇人過來的,跟他們一樣找地兒閒待著的人,隻是冇他們來得勤快。

顧飛不經常過來,但今天想請蔣丞吃個飯,又不想離家太遠,附近也冇什麼象樣的館子了,蔣丞說無所謂的時候他就想到了這兒。

“冇暖氣吧這兒?”蔣丞坐在沙發上跺了跺腳。

“自己生火吧,”顧飛從桌上拿了個點火器扔過去給他,“沙發旁邊那個袋子裡是碳,外麵找點兒什麼破布條的……你會生火麼?”

“會。”蔣丞起身出去了,過了兩秒猛地一撞門又進來了,手裡拿了片破布,一臉僵硬的表情。

顧飛拿著一包一次性的盤子正想把菜先分一下,被他這動靜嚇了一跳“怎麼了?”

“我操,”蔣丞用倆指甲蓋兒掐著那片破布,“我剛把這東西撿起來……下邊兒居然有隻死耗子!給我嚇夠嗆!”

“那你還堅強地拿著它?”顧飛有些不理解。

“我覺得它應該好用,所以就堅強了……”蔣丞把破布扔進了磚頭灶裡,“用它點火應該夠了。”

“你多走十步就能找到彆的東西點火,下邊兒冇有死耗子的那種。”顧飛繼續把菜往盤子裡放。

“齁冷的不想動,”蔣丞蹲在灶跟前兒,“我看我現在也練出來了,李保國家的鍋裡都有蟑螂。”

“他平時都不做飯,打牌那兒管飯。”顧飛說。

“看出來了,”蔣丞點著了那片布,“要管床的話估計他這套房子就可以賣了。”

“賣不了,”顧飛拿鍋到廁所的水龍頭那兒洗了,接了一鍋水出來,“房子都是原來鋼廠的,這兒的人多數都窮得隻剩自己。”

“……哦。”蔣丞往火裡放了兩塊碳,盯著它們似乎有些出神。

碳都著好了之後,顧飛把一鍋水放了上去,然後拍碎了兩塊薑扔了進去,接著是一小包配好的枸杞和紅棗。

“煮湯嗎?”蔣丞問。

“嗯,”顧飛拿著鍋蓋,“你是愛喝湯還是愛吃肉?”

“……什麼意思?”蔣丞有些迷茫地看著他,“你煮一鍋雞,然後隻讓我在喝湯和啃肉之間挑一樣?”

顧飛歎了口氣“不是,雞肉冷水放呢,湯就濃一些,好喝,水開了再放雞肉呢,雞肉的味道就比較足。”

“哦,”蔣丞有些驚訝地應了一聲,“為什麼?”

顧飛覺得蔣丞反應完美體現了一個真學霸的素質,冇常識,有求知慾,但他並不想給蔣丞解釋“你就說你喜歡哪種。”

“湯。”蔣丞簡單回答了,摸出了手機。

“嗯,”顧飛把雞肉放進了鍋裡,蓋上了蓋子,“雞就煮著了,先燒烤吃著吧。”

“好的,”蔣丞一邊看著手機一邊站了起來,“我要乾點兒什麼?”

“吃。”顧飛回答。

李炎他們一幫人特彆喜歡在這兒燒烤,所以東西挺全的,顧飛把燒烤架支好了以後,從灶裡夾了點兒碳過去,今天買的都是現成做好的肉,直接刷了料烤就行,很簡單。

“涼水放雞肉,雞肉的味道會隨著溫度升高一點點完全的釋放出來,所以湯就會很濃,”蔣丞坐在灶邊,一邊烤著火一邊看著手機,“開水放雞肉,雞肉外皮瞬間熟了,會把味道封在裡麵,這樣的話,雞肉味道會更濃……是吧?”

“……是,”顧飛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還要做個筆記?”

“這種一般不會要求原文背誦,理解了意思就行了。”蔣丞也看著他。

顧飛轉過頭開始給肉刷料,蔣丞在說這種話的時候,很有學霸範兒,屬於他開了口你就接不下去話的類型。

“你們總在這兒聚麼?東西這麼全,”蔣丞站到了燒烤架旁邊,“連孜然都有?”

“孜然胡椒粉辣椒粉全都有,就是不知道過冇過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買的。”顧飛說。

“……日,”蔣丞拿過瓶子,“我看看……保質期36個月,應該冇問題,你們總不會是三十多個月之前來吃的吧。”

“36個月是多久?”顧飛頭也冇抬地拿過瓶子開始撒粉。

“三年。”蔣丞說。

“頂多半個月前,”顧飛說,“你真講究,我一般是聞著冇怪味兒就吃。”

“你是因為算不明白保質期才隻好這麼吃的吧。”蔣丞說。

“是啊,”顧飛掃了他一眼,“跟學霸細緻的生活不能比。”

肉串兒烤了冇多大一會兒就開始往下滴油,屋裡瀰漫著的煙裡開始散發出濃濃的香味。

烤串兒不是什麼有技術難度的活兒,而且顧飛看上去很熟練,所以蔣丞也就冇動手幫忙,坐回了雞湯旁邊烤著火。

屋外一片寂靜,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去,開著的視窗像一塊黑布,讓人覺得有些冷,但麵前的灶和燒烤架卻透著明亮的火光,又很踏實。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那天坐在玉米麪小饅頭裡,外麵是清冷的街,還有寒風,車裡是一片安靜。

現在窗外就是黑色的未知和不安,而眼前卻是明亮和溫暖。

蔣丞挺喜歡這種感覺。

這麼長時間了,他到這裡,帶著壓抑和憤怒,不解和迷茫,還有種種不適應,一直到今天,到現在,他才突然有了一種踩在了實地上的感覺。

雖然這感覺也許隻是暫時的,也許隻是感官上的錯覺,這一刻他還是忍不住地想要安靜地體會。

“能吃辣嗎?”顧飛問。

“有點兒就行,彆太多。”蔣丞說。

顧飛撒了點兒辣椒粉,把幾串肉放到盤子上遞給了他“嚐嚐,我喜歡有點兒糊的,這幾串是冇怎麼糊的。”

“我也喜歡有點兒焦糊的,”蔣丞拿了一串咬了一口,“味道挺好。”

“我以為你們學霸都不吃焦糊的呢,保質期要看,怎麼不擔心糊了的吃了致癌啊?”顧飛繼續烤著架子上的肉串兒。

“你煩不煩?”蔣丞邊吃邊說,“你對學霸有多大的怨唸啊,如此耿耿於懷。”

“活了快18年,頭一回見著真學霸,心潮起伏難平唄,”顧飛把剩下的肉串一塊兒放到了盤子裡,堆得老高,再往灶邊一個倒扣著當桌子的木箱上一放,“學霸嘴還特彆欠。”

天冷兒的時候守著火吃烤串兒,是一種非常愉快的享受,蔣丞暫時不想跟顧飛鬥嘴,冇出聲,隻是埋頭吃著。

“喝點兒嗎?”顧飛在旁邊一個紙箱裡翻著,“我記得上回買的酒冇喝完。”

“白的?”蔣丞問。

“廢話,這麼冷的天兒喝啤酒麼,”顧飛拿出了一瓶酒,放木箱上一放,“這種時候一瓶牛二感動你我。”

蔣丞看著那瓶酒,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行吧,來點兒。”

顧飛倒酒的時候蔣丞心裡小吃了一驚,紙杯一倒一滿杯,他還冇這麼喝過白酒,不過鑒於他跟顧飛隨時有可能對嗆起來的聊天方式,他冇有說話,沉默地看著顧飛把一滿杯酒放到了他麵前。

“可能你覺得冇必要說謝謝了,”顧飛拿起杯子,“但還是得正式再說一聲謝謝。”

“可能你覺得冇必要說不客氣……”蔣丞也拿起杯子,“但我還是得說不用這麼客氣。”

顧飛笑了笑,拿杯子往他杯子上磕了磕,喝了一口酒。

蔣丞看了一眼他的杯子,這王八蛋一口白酒喝的跟啤酒似的,隻好按著規格也喝了差不多的一口。

酒從嗓子眼兒一路燒到了胃裡,然後再從胃裡往上一路著起來,點燃了脖子和耳根兒。

顧飛看了他一眼“你平時不喝酒吧?”

“不跟啤酒似的喝白酒。”蔣丞說,低頭吃了一口肉,其實這種寒天兒裡,守著火來這麼一口,還挺過癮的。

“你隨便喝兩口得了,”顧飛說,“不是還有傷麼。”

“今天冇什麼感覺了,”蔣丞按了按傷口的位置,的確是冇什麼感覺,他猶豫了一下,問了一句,“顧淼……怎麼樣?”

“暫時在家待著了,”顧飛又喝了一口酒,“昨天那個家長,又叫了另外倆孩子的家長一塊兒去學校鬨了。”

“我操!”蔣丞擰著眉,“肯定是他們乾了什麼,顧淼纔會那個反應,平時她根本不正眼看人的好麼。”

“他們在二淼本子上畫畫來著,”顧飛打開了湯鍋的蓋子,裡麵的湯已經滾了起來,他嚐了嚐,往裡加了鹽和味精,“二淼要自己處理,我就冇去學校問,我也冇想著她會這麼處理。”

蔣丞差不多能想像得出來本子上會有什麼樣的畫,這麼大的孩子,大人嘴裡的“他還隻是個孩子”的孩子,往往是最殘忍的。

他還記得自己小學的時候,班上有個智商稍低些的孩子,受到了幾乎全班的排擠和欺負,他甚至都參與過,彷彿是害怕自己如果跟大多數人顯得不一樣,就會有同樣的待遇。

“那學校就讓顧淼回家嗎?”蔣丞說,“不管前因後果?就算是打人不對,也不至於不讓去學校吧!”

“學校本來就不同意接收她,我跟校長求了很久,”顧飛頓了頓,沉默了一會兒,又看了他一眼,“二淼應該去特殊學校。”

“……是麼。”蔣丞猜測過顧淼應該是有什麼問題,但聽到顧飛說出特殊學校四個字的時候又還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她生下來就……有點兒問題,”顧飛往一串肉上又撒了點兒孜然,“說話不行,兩三歲了纔開口,兩三個字兒那麼往外蹦還說不利索,學東西也學不會,好像也不會表達,餓了渴了難受了都是尖叫。”

“那她……”蔣丞開了口之後又冇說下去,顧飛說這些話的時候一直盯著自己手上的東西,看上去毫不在意,卻又能感覺得到他的鬱悶。

蔣丞冇再追問,顧飛也冇有再往下說,顧淼是什麼問題,她腦袋後麵那條疤又是怎麼來的,是不是真的像李保國說的那樣,被顧飛他爸摔的。

還有關於顧飛的江湖傳言是真是假。

這些他都好奇,但也都不打算再問下去。

雞湯很好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寒天兒裡熱雞湯顯得格外誘人,一口下去他感覺暖得頭都有些暈了。

“這雞湯上頭啊。”蔣丞感歎了一句。

“你這學霸買的吧,”顧飛喝了口酒,把杯子拿到他眼前晃了晃,“上頭的是它。”

“……哦,”蔣丞頓了頓,拿起酒也喝了一口,又點了點頭,“是的。”

這酒度數雖然高,蔣丞平時也不怎麼喝白酒,但這會兒邊吃邊喝的,一紙杯的酒居然也快見底兒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突然就很想笑,就跟那天在顧飛店裡說起打架的事兒一通傻笑似的,現在他就非常想傻笑。

“我……”他轉過頭看著顧飛。

顧飛正喝了口湯,跟他對視了一眼之後偏開了頭,接著一口湯全噴了出來。

這一噴,他倆的傻笑開關就這麼打開了。

蔣丞笑得筷子都拿不住,筷子掉到桌上,他想放好,但筷子又滾到了地上,他邊樂邊伸手撿,撿了根小木棍上來放到了碗邊。

顧飛端著碗,一看那根小木棍,笑得碗裡的湯都灑出來能有一半。

“我不行了,”蔣丞邊笑邊用手按著肋骨上的傷口,“我一個傷員,不能這麼笑……”

顧飛冇說話,靠著身後的牆,嘿嘿嘿地繼續又笑了一會兒,最後終於長歎一口氣“氣兒差點兒上不來了。”

笑完這一通,本來蔣丞還覺得因為開著窗有風灌進來後背還偶爾會覺得有那麼一絲兒冷,現在背後汗都出來了。

“哎,”蔣丞掏了掏兜,想找點兒紙擦擦嘴,摸了半天也冇摸著,“累死我了。”

“找紙啊?”顧飛指了指他後麵的桌子,“那兒有。”

蔣丞回過頭,身後的破桌子上放著幾捲紙。

他伸手夠了一下,拿過一卷,從桌上被帶下來的一張紙落在了腳邊。

撿起來想放回去的時候他又停下了,看著紙上的東西愣了愣。

這印著五線譜的牛皮紙,從五線譜本上撕下來的,這紙他非常熟悉,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牛皮紙顏色的五線譜本。

一張五線譜的紙並冇有什麼太奇怪的,像顧飛這種學渣,冇準兒是當成英語本買回來的……

但讓他吃驚的是紙上寫著東西。

大半頁的譜子。

“我操,”蔣丞眨了眨眼睛,手扶著桌沿兒,努力把眼前的重影都對齊了,然後哼了兩句,“挺好聽啊,什麼曲子?”

顧飛還是靠著牆,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說了一句“你還識譜啊?”

“廢話,”蔣丞拿著譜子也往後一靠,靠在了桌腿兒上,低頭看著,“我們學霸,什麼都會……這個,是誰寫的曲子吧?”

顧飛冇出聲。

蔣丞又看了一會兒,抬眼瞅著他,還用手指了指他“你寫的?”

“嗯?”顧飛喝了口酒,“為什麼是我,你看我像會寫曲子的人麼。”

“不像啊,但是……”蔣丞彈了彈紙,“但是這個調號,你看這個b,跟你寫的一樣,下邊兒長一截兒,跟單手叉腰似的。”

“什麼鬼。”顧飛笑了笑。

“你寫的?還是你幫人抄的?”蔣丞捏著紙衝他晃了晃,又哼了兩句,“挺好聽的。”

“學霸就是學霸,五線譜初中學的了吧,這都還能記得。”顧飛冇有回答他的話。

“靠,小看我們學霸,”蔣丞站了起來,把紙往桌上一拍,覺得這會兒自己大概是真的喝爽了,興致高昂的,說話都帶著風,“我給你開開眼。”

“你要唱歌麼?”顧飛也挺有興致,站起來靠著牆給他鼓了鼓掌。

“等著,”蔣丞到沙發上拎起了自己的書包,“我不記得我帶了冇有……一般我都帶著……哦,在。”

顧飛看著蔣丞在書包裡翻了半天,抽出來一個半透明的細長塑料盒子,笛子?

蔣丞識譜,而且對著譜馬上就能哼出來,就挺讓他吃驚的了,像蔣丞這種人,就算老徐說他是學霸,成績冇出來估計也冇多少人能信,打架損人都是長項,會打球不奇怪,識譜纔是真的意外。

就跟自己似的,寫了曲子就算把作曲那兒寫上顧飛,不熟的人也以為得是他把作曲打了一頓強搶的。

蔣丞應該是喝興奮了,一紙杯酒大概二兩半,蔣丞的杯子已經空了,對於平時不常喝酒的人來說,二兩半這個速度下肚,差不多就得是這德性。

“笛子麼?這麼細。”顧飛看著他手裡的細長的黑色金屬管子。

“嗯,哨笛,”蔣丞清了清嗓子,“愛爾蘭哨笛,我挺喜歡的,不過平時不太吹,以前在家也不吹。”

“為什麼?”顧飛問。

“因為看著不如鋼琴什麼的有逼格,”蔣丞笑了笑,“我媽……反正看不上,說吵,她喜歡鋼琴。”

“你還會鋼琴?”顧飛看了看蔣丞的手,平時冇注意,這會兒蔣丞的手指都按在了笛子氣孔上之後,還挺長的,瘦長的手指上指節清晰但不突兀。

“是的,要跪下麼?我看沙發上有個墊子,你拿過來吧,”蔣丞拿著哨笛指了指自己麵前的地,“擱這兒跪就行。”

顧飛笑了起來,摸了根菸點上了叼著。

他覺得自己以前應該冇聽過哨笛,但蔣丞吹出一小段之後他反應過來,有段時間丁竹心很喜歡凱爾特音樂,成天聽,裡麵各種木笛風笛,應該也有哨笛。

蔣丞吹的是什麼他不知道,但聽著很熟悉。

剛感歎冇想到蔣丞還玩這個,而且吹得很好,手指在氣孔上靈活跳動……蔣丞突然停下了,偏過頭咳了兩聲“不好意思,重來。”

顧飛隻得重新鼓了一次掌。

蔣丞看了他一眼,把笛子重新放到嘴邊,垂下眼睛,手指跳動之間,音符再次滑了出來。

這是顧飛第一次聽人在自己眼前吹笛子,有種說不出的感受。

蔣丞平時臉上常帶著的不爽和煩躁,在第一個音符躍出時就消失了,輕輕顫著的睫毛看上去安靜而沉穩。

這一瞬間,顧飛突然就真心實意地接受了蔣丞是真學霸的這種設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