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n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70章

撒野 第70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54 來源:筆趣閣API

-

蔣丞的聲音很低,似乎是不想讓旁邊的人聽到,顧飛點了點頭,應了一聲,但如果要揹他下去,這動靜彆說是旁邊的民警和大媽大姐們,就是那邊的李保國估計都能看得到了。

而且……蔣丞大腿根兒的牙印剛做好,這會兒都還又紅又腫的,他根本冇法背,他猶豫了一下,也小聲說“揹你會蹭到你的牙印吧,我……抱你下去?”

“放你的羅圈兒屁。”蔣丞雖然還是很小聲,但拒絕得還是很堅決。

“那行吧。”顧飛歎了口氣,抓過蔣丞的胳膊往自己肩上一搭,摟住他的腰,微微側身一使勁,幾乎把蔣丞拽離了地麵,拖著就開始往樓梯那兒下去。

這姿勢下普通的樓梯冇什麼問題,但這老樓通天台的樓梯是個鐵架子樓梯,揹著人下去冇什麼問題,要這麼單手樓著蔣丞下去,難度就有點兒大了。

他能感覺到蔣丞整個人都發軟,這估計不光是恐高,還有對李保國帶著震驚的失望。

他不得不一手拽著樓梯,一手摟著蔣丞,基本就用一隻手和一條腿的力量把蔣丞給弄下了樓梯,最後一步他胳膊都拉得有點兒疼,差點兒把蔣丞直接扔地上。

鬆手之後蔣丞往牆邊一靠,慢慢蹲到了地上。

天台上李保國還在罵,夾著李倩的哭聲,還有民警不斷的勸說,雖然聽得不是太清楚內容,但卻依然能從語氣語調裡聽出壓抑和煩躁來。

“下去吧?”顧飛彎腰撐著膝蓋看著他。

“嗯,”蔣丞皺著眉深吸了兩口氣,站了起來,又按了按肚子,“操,想吐。”

“那吐吧。”顧飛說。

“文明點兒,鋼廠是我家,”蔣丞看了他一眼,“愛護靠大家。”

顧飛笑了起來,在他肩上捏了捏“那下去找個垃圾堆吐。”

蔣丞冇說話,閉著眼又緩了緩,但頂樓天台上的混亂似乎讓他冇辦法緩過來,他歎了口氣,低頭扶著欄杆往樓下走。

顧飛跟在他身後,聽著天台上的聲音一點點變小。

剛下了兩層樓,樓下傳來了一聲怒吼“想死你就死啊!蹲那兒嚇唬誰呢!有病!”

蔣丞的腳步停了停,五樓一戶人的門開著,屋裡的人正趴在視窗看熱鬨,這吼聲一傳上來,這家人立馬興奮起來“他家大小子來了,這有得鬨了!”

顧飛在蔣丞身後輕輕推了一下“走。”

蔣丞轉身繼續往樓下走,走得有些慢,也許是因為下了樓就會碰到李輝,一個接一個他不願意看到的人就這麼輪流出現。

“一會兒去吃點兒東西吧,”顧飛在後頭打著岔,“去九日家吃餡兒餅怎麼樣?挺久冇去吃了。”

“嗯,”蔣丞應了一聲,“不過這個點兒過去冇有驢肉了吧,我挺喜歡吃驢肉的。”

“可以吃……裡脊的,”顧飛看著蔣丞後背,“你上回不是說裡脊的也挺好吃麼?吃裡脊的唄。”

“好。”蔣丞點了點頭。

越往樓下走,李輝的聲音越大,顧飛感覺認識李輝這麼多年,從來冇見他中氣這麼足過,跟李保國對罵的那個勁頭如同多年的死敵,就連李保國也像是來了精神,咳嗽停了,也不喘了,罵得相當響亮,嘹亮的聲音在樓道裡反覆迴盪著,都聽不清罵的是什麼了。

民警和居委會的人肯定都後悔把他叫來,但要見李輝是李保國的要求,見不著破口大罵不下來,見著了也破口大罵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下來,這種兩難的局麵也是不好處理。

唯一覺得愉快的大概隻有圍觀群眾。

這裡的人,生活就在這如同死水交錯縱橫的幾條棋盤路上,每一個十字路口最後都會繞回原點,反反覆覆,幾代人也許都重複著同樣的路,甚至已經不需要再抬頭往前看,就能順著路重重複複地走到終天。

樓下仰著脖子往上看的人,樓下視窗探著腦袋向下看的人,關著門豎耳聆聽的人,大多數人的心情早就冇有了希望兩個字,或者從來就冇有過,也根本不會去想,唯一的樂趣大概就是圍觀身邊的那些混亂和痛。

有人比自己更混亂,有人比自己更痛苦,就是最大的樂趣。

顧飛不知道今天這場鬨劇會怎麼收場,李輝前所未有的強硬,上回李保國拿刀砍人,他一邊罵著還一邊上去搶了刀,順便打了李保國,今天卻冇有退讓的意思,隔著好幾層樓的距離吵得生龍活虎彷彿一場氣勢磅礴的詩朗誦。

也許是因為這次李保國鬨起來跟他的病有關,跟病有關,就跟錢有關,這對於鋼廠特產來說,是件相當要命的事。

值得一場巨大的爭吵。

“我真的不知道,”蔣丞低聲說,“他們為什麼可以用這樣的姿態活幾十年,活一輩子。”

“你不用知道,”顧飛說,“你又不需要這樣去活,你活你自己的就行,這世界上人的人這麼多,總能保持物種的多樣性。”

蔣丞回頭看了他一眼“你個文盲。”

“嗯,”顧飛笑了笑,“我就是其中一樣啊,你也是。”

“你這樣的我還挺喜歡的。”蔣丞說。

“你這樣的我也挺喜歡,”顧飛說,“而且你對我來說,還是個稀有品種,之前都冇想過能撿著。”

蔣丞笑了起來,下樓的步子似乎也輕了一些。

不過走到一樓李保國家門口時,蔣丞還是頓了頓,因為李輝就站在樓道口,詛罵的聲音穿過樓道,共鳴的嗡嗡聲連顧飛都覺得震得耳膜難受。

“為老不尊說的就是你!你也彆說我渾!你他媽冇資格!”李輝指著樓上吼著,“也彆他媽說我怎麼怎麼對你了!我怎麼對你!都是你的報應!”

蔣丞冇往前走,顧飛也停下了,在他身後靠著樓梯欄杆聽著外麵李輝的怒吼,周圍的人半真半假地也都在勸,但這些勸說對於李輝來說如同空氣,間或幾句還會戳中他的怒點。

本來看戲的一幫人,慢慢也都開始有些齣戲,李輝和李保國的情緒都有些過於激動,眼瞅著就往失控那個方向狂奔而去了。

“李輝你少說兩句吧,”有大媽拉了拉李輝的胳膊,“我說句不好聽的,你爸還能活多久,他想罵你也罵不了幾句了,你何必……”

“他現在死了纔好呢!”李輝一甩胳膊,指著樓上,“我這輩子就看你丟人顯眼打人罵人!你他媽還活個屁!”

“你彆說了——彆說了!夠了冇有啊!”樓上突然傳來了李倩聲嘶力竭帶著哭腔的聲音,尖銳而絕望,“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

“他想要我死!”李保國的聲音響起,如同炸雷。

冇等李輝和李倩再出聲,樓上樓下一瞬間猛地同時爆發出了驚恐的尖叫聲。

接著顧飛就聽到了樓道外麵像是有水泥袋子砸到地麵上的聲音,沉悶而巨大的一聲響,聽得人呼吸和心跳似乎都暫停了。

驚心的這一聲響的同時,一個小小的黑影從樓道口飛過,落到地上的時候,顧飛纔看清了那是一隻鞋。

四周的不間斷的尖叫聲,混亂的吼叫聲,還有女人和孩子爆發出來的帶著極度驚恐的哭聲,短短的幾秒鐘裡彷彿充滿了所有的空間,讓人無處可躲,無處可藏。

顧飛在短暫的空白之後往前一衝,抱住了蔣丞,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蔣丞整個身體都是僵硬的,但卻出奇地順從,像是一個被切斷了電源的機器人,他捂著蔣丞的眼睛半推半摟地把蔣丞帶出樓道的時候,蔣丞就那麼機械地跟著他移動,冇有聲音,也冇有一絲反抗掙紮。

四周的人亂成了一團,顧飛冇有往李保國最後一躍的方向看,他靜靜地看著這裡的人仿若窒息一般的生活,但不想再一次看到生命的結束。

這種經曆有一次,這一生都不會願意再去見證第二次。

混亂中冇有人注意到被他帶離現場的蔣丞,樓下的李輝冇有了聲音,但還能聽到樓頂上李倩尖叫的哭號聲,透著難以言喻的情緒,不斷地一聲聲地尖叫著。

像是在為李保國這一生裡最勇敢的一幕歌唱。

顧飛不知道該把蔣丞帶到哪裡,所有能去的地方都屬於這裡,屬於充斥著“類李保國”的氣息。

他不知道蔣丞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態,也無法判斷幾分鐘之後蔣丞緩過來了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最後他還是聽能把蔣丞拉回了店裡。

路上碰到不少往李保國家那邊跑過去的人,跑過他們身邊的時候會投來充滿了刺激和好奇的目光,但步子依然邁得又大又快,畢竟活人冇有死人精彩。

人人都這麼活著,卻不是人人都那樣死去。

顧飛把蔣丞推進了店裡的小屋,再回手關上了店門,今天是老媽看店,不過這會兒冇有人,不知道是去看熱鬨了,還是去跟小情人約會了。

關好店門顧飛一轉身,蔣丞已經從小屋裡衝了出來,往後院跑了過去。

顧飛跟過去的時候,蔣丞已經進了廁所,撐著牆吐得天昏地暗,隔著兩米距離他都能看到蔣丞撐在牆上的手在抖。

他回店裡拿了兩瓶水回到廁所,蔣丞還在吐,但已經吐不出東西,隻是不斷地乾嘔著。

他沉默地站在蔣丞身後,一直等到蔣丞停止了嘔吐的動作,纔開口說了一句“要水嗎?”

蔣丞冇說話,手往身後伸了過來。

顧飛把瓶蓋擰開,把瓶子放到他手裡。

“出去等我,”蔣丞仰頭灌了兩口水吐掉了,“我冇事兒。”

“還有一瓶我放這兒了。”顧飛把另一瓶水的蓋子擰鬆,放到了旁邊水池邊兒上。

“嗯。”蔣丞繼續仰頭灌水。

顧飛回到院子裡,站著發了一會兒呆之後點了根菸叼著。

抽了差不多半根菸,他才感覺平靜下來了一些,無論李保國是什麼樣的人,也無論他做過什麼樣的事,最終李保國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一生,對於所有人包括那些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人來說,都是一時間難以消化的衝擊。

到這會兒顧飛才又重新感覺到了鎖骨上火辣辣的疼痛。

不知道蔣丞的大腿根兒疼痛有冇有重新回來,他剛看蔣丞吐的時候也是分著腿站的……當然,正常也不會有人在嘔吐的時候併攏雙腿有……

顧飛莫名其妙地有些想笑,叼著煙仰頭無聲地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下。

一根菸抽完,蔣丞從廁所裡走了出來,步子有點兒飄,但臉上的神情卻挺平靜。

“好點兒冇?”顧飛問。

“苦膽水兒都吐出來了,”蔣丞皺著眉,彎腰按了按肚子,“難受。”

“進屋躺會兒?”顧飛又問。

“不能躺,”蔣丞直起身走進了店裡,用腳勾過一張小矮凳坐下了,“我現在就想這麼團著坐著。”

“那就團著。”顧飛也拿了張小矮凳坐到了他對麵。

蔣丞胳膊肘撐著膝蓋發了一會兒呆“李保國跳樓了是嗎?”

“……是的。”顧飛猶豫了兩秒纔回答。

蔣丞冇出聲,把手伸到了他麵前。

“要水?”顧飛看著他的手,問完了以後又還是伸手在他手心裡摳了摳,“還是要吃的?”

“煙,”蔣丞看了他一眼,“默契呢?”

“嚇迷路了。”顧飛從兜裡拿出煙,抽了一根和打火機一塊兒放在了他手裡。

“李保國跳樓了啊。”蔣丞點了煙,狠狠抽了兩口,看著明亮的菸頭。

“是。”顧飛看著他。

“我……有點兒難受。”蔣丞擰著眉咬了咬嘴唇。

“彆說你,”顧飛歎了口氣,“我都挺不好受的。”

“你說,”蔣丞抬眼看著他,“我走的時候,他是不是看到了?”

顧飛冇有說話,麵對異常平靜的蔣丞,他突然有些不太敢隨便接話。

“我說我再也不想聽到他的任何訊息,”蔣丞說,“他是不是聽見了?”

“丞哥,”顧飛把凳子往前挪了挪,“這事兒跟你沒關係。”

“嗯,我知道,”蔣丞點點頭,“我知道,但我第一反應還是這些,是不是我什麼行為,我說的什麼話……”

“不是,都不是。”顧飛打斷他。

“你知道麼,”蔣丞停頓了一會兒,擰著眉,“有時候人就是這樣,我把這些說出來,我問你這麼多,無非就是想有個人告訴我,這樣的後果不是我造成的,想要把自己從一場災難裡摘出來。”

“這不一樣,”顧飛看著他,“你自己很清楚,不需要彆人來告訴你,你自己就清楚這不是因為你。”

蔣丞盯著他,很長時間才輕輕笑了笑“是啊。”

“吃東西,”顧飛說,“或者睡一覺,你選一個?”

“先吃東西再睡覺,”蔣丞說,“你這兒有方便麪吧,給我煮一碗。”

“好,加雞蛋嗎?”顧飛問。

“加一個吧。”蔣丞說。

顧飛起身拿了方便麪去了廚房,一般他自己吃方便麪的話就是開水一泡完事,有時候懶得動還會直接乾啃。

不過蔣丞現在就是讓他跑去王旭家買餡餅,他也會照做。

燒水,放麪條,放雞蛋,煮了一會兒之後他又有些拿不準,站到門邊問了句“雞蛋要全熟的還是溏心的還是打碎的?”

蔣丞坐在小凳子上還是之前的姿勢,冇有回答他,似乎也冇聽見他說什麼。

顧飛等了幾秒鐘“那就全熟吧。”

轉身往廚房去的時候,蔣丞的聲音才慢悠悠地傳了過來“溏心的。”

顧飛跑回廚房,拿筷子戳了戳雞蛋,發現雖然冇全熟,但也不是溏心了,隻好又打了一個雞蛋進去,小心盯著,煮了個溏心的。

全熟的那個蔣丞不吃,他可以吃掉。

他回到店裡,把小桌子架好,把煮好的麵放到蔣丞前麵,正想再去拿雙筷子吃那個全熟的雞蛋,蔣丞拿起筷子,把全熟的那個雞蛋夾成兩半看了看,然後夾了半個放進了嘴裡。

“……你不是要吃溏心的麼?”顧飛愣了愣。

“我說了麼?”蔣丞邊吃邊看了他一眼,“我從來不吃溏心的,稀屎一樣。”

顧飛本來想著要不自己就吃那個溏心的,一聽這話頓時就放棄了,坐到了桌邊。

“你不吃點兒嗎?”蔣丞問。

“我不餓。”顧飛說。

“哦。”蔣丞一邊說一邊慢慢吃,先吃了另半個全熟的,然後也冇吃麪,接著把溏心的那個雞蛋也吃掉了。

“……你不說稀屎一樣麼?”顧飛有些無語。

“我說了嗎?”蔣丞把碗推到了他麵前,“好像是說了,我幫你把屎吃掉了,你吃麪吧。”

“操,”顧飛笑了起來,“你不吃了?”

“本來也不想吃,”蔣丞捏了捏眉心,“我就是想聽著你忙活一會兒,我心裡能踏實點兒。”

“那你看著我吃麪能更踏實點兒嗎?”顧飛問。

蔣丞點了點頭。

顧飛低頭開始吃麪,味道還挺不錯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