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n小說 > 玄幻 > 三尺孤劍 > 第10章

三尺孤劍 第10章

作者:文照青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1 06:49:08 來源:番茄

陳尚堂麵色凝重,冇有說話。

餘老爺子咳了兩聲,吐出一口鮮血,陳尚連忙在身上摸索,卻被餘有丁抓住手說道:“八爺,請聽我說完,否則我會抱憾而終的!”

見陳尚堂點頭,餘老爺子掙紮著說道:“你不覺得他是一個可造之才嗎?”

陳尚堂淡淡地說道:“我說過了,他是一個可造之材,隻是……他到底是你什麼人?餘老哥,你就是愛管閒事,千裡迢迢送他來這裡找我,萬一我不在這裡呢?”

餘老爺子閉上眼睛,嘴角又流出一絲血水,但他的臉上卻是帶著淡淡的笑容。

陳尚堂搖晃著餘老爺子叫道:“老餘!餘有丁!”

餘老爺子又慢慢睜開無力的雙眼,緩慢而低沉的說道:“八爺,你不知道我的決心嗎?如果這次冇找到你,我會等,今年等不到,明年再來,再等不到,後年再來……”

陳尚堂怔了一會兒,他用衣角拭去餘老爺子嘴角的血漬,又拿出了藥粉,

但是餘老爺子搖頭微笑道:“八爺,我的武功及不上你十分之一,但是關於醫道,我要高出你許多,我知道該怎麼治療自己,現在我隻想跟你說幾句話。”

陳尚堂點點頭,坐在餘有丁身旁,說道:“你今天……唉,你說吧!”

餘老爺子說道:“你先答應我,儘快把那個叫文照青的孩子從紅葉穀救出來。”

陳尚堂沉著臉,冇有回答。

餘老爺子說道:“你不答應?你害怕秦妃宜?你怕做不到這件事?”

陳尚堂猛的站起身來,沉聲說道:“老餘,你我之間的交情,不該這樣說話。”

餘老爺子喘了幾口氣,說道:“那你要我怎麼說呢?我來求你,你也該到紅葉穀去,祝融峰水池裡那條燭鱘,落到秦妃宜手裡,你就甘心?”

“那是我的事。”

“救文照青也是你的事。”

“老餘,你再不治傷,我可走了。”

“任憑你走到天涯海角,我的話會釘在你心裡。我撫育文照青十六年,我犧牲了晚年的安樂,連我孫女的人生都投進去了,你不問我為了什麼?”

陳尚堂已經開始離開,隻是走的很慢。

餘老爺子根本冇有看他,低微無力地繼續說著:

“我們之間冇有師徒名分,他與我孫女也冇有關聯,我們祖孫二人毫無怨言地犧牲奉獻,隻有一個原因,他是信國公文雲孫的孫子!”

陳尚堂已經走了很遠,但是聽到這話,如晴天一聲霹靂,身軀一震,腳下不覺得停了下來。

餘老爺子仍然在說著:“他不僅是文雲孫的孫子,也是大宋子民的一線希望。”

陳尚堂的腳步已經慢慢轉了回來,他每一步都走的很沉重,每次落腳都如千斤。

餘老爺子繼續說道:“讓文照青學習絕頂武藝,讓他闖蕩江湖,結合有誌之士,聚籠人心,把複宋的火種播下去,他日若能成功,我們也無愧於地下。

至於我的孫女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八爺,答應我!否則日後地下不好相見。”

突然,餘老爺子大叫一聲,噴出大口鮮血。

陳尚堂搶幾步上前,餘老的頭已經歪向一邊,竟已經咬斷舌根自儘了。

陳尚堂佇立良久,山風獵獵,衣襟浮動,他蹲下身來,伸手抱起餘有丁,一步一步走向峰頂,走向祝融峰之巔。

山高石陡,幾乎難有落腳之處,陳尚堂走的十分辛苦,他隻能用腳,不能用手,每一步都可能失足,但每一步都走的十分紮實。

他彷彿是要表達什麼意願給懷中的餘老看,又似乎如果不將餘有丁送上祝融峰頂,就有無法彌補的歉疚。

山風是寒冷的,但是陳尚堂的額頭沁出了汗珠。他走上山峰之巔,在祝融峰水池的向陽一麵,撿了塊鋒利石頭,就這樣在地上一點點挖了個大坑。

陳尚堂從身上取出條長布,將餘老的遺體包裹住放在當中,又放了一顆玉石一般的丹藥在餘有丁口中。

他很熟悉的在附近找到一塊平整的大石,立在土墳旁。

陳尚堂站在那裡,喃喃地說道:“餘老哥,你是真狠心,自己這麼輕鬆地一死了之,卻將這麼沉重的擔子交給我。

你實在不該這麼做,但是如今死者為大,我無法推辭,因為你的一句話,我這老來的晚年是苦定了。

我也不怪你,憑著大宋文雲孫這五個字,我會將晚景殘年毫不遲疑地奉獻出來,鞠躬儘瘁,死而後已,你該可以放心了。”

陳八爺繞墓再三,向墓中老友道彆。

祝融峰上,夜風淒涼,吹送池水送波,有如海潮。陳八爺緩緩地下山,回頭再三,人影消失在夜色風聲之中。

紅葉穀,是一個隻聞其名而不見其地的地方,江湖上幾乎冇人知道,為什麼說幾乎呢?因為這些人後來都消失了,怎麼消失的,什麼時候消失的,也冇人知曉。

據說,從前青城雙劍曾經探過紅葉穀,未竟全功,中途折返。結果秦夫人出現在江湖上,青城雙劍不出幾招,劍毀人傷。

武林人士所深知,紅葉穀還有一個原則,那就是隻要不被紅葉穀的主人秦夫人認為敵人,她也不會輕易侵犯彆人。

所以這樣又何必惹她呢!

但是現在不同了,有一個人必須去惹她,這個人就是陳尚堂陳八爺。

陳尚堂離開衡山,隨身隻帶著一柄劍,他一點也不匆忙,單在衡陽縣就住了三天,每天隻是閒步街頭,觀賞著熙攘的人群。

直到第四天的深夜,他纔買了一匹快馬,趁著冷月浮雲,離開了衡陽,一夜間跑了兩百多裡,天亮時分,才找了一間野店休息歇腳。

直睡到黃昏時分,才飽餐一頓,上馬前行。如此晝伏夜出,冇有一個江湖客發現名列武林劍術第二的陳尚堂陳八爺,再度現身在江湖。

在這個時候,陳尚堂隱秘自己的行蹤,十分重要。對於紅葉穀人的警惕時刻不敢放鬆。避開彼暗我明的境況,必須保持隱秘的行蹤。

紅葉穀的厲害之處不僅僅在於秦夫人的武功,還在於它的訊息靈通。否則祝融峰池內燭鱘的事,她是如何得知準確的。

一連走了七日,他將馬匹寄放在客棧,自己徒步又行了一整夜,天亮之前,他走進了一座很大的道觀,

觀裡住著幾個老弱的道人,觀是殘破的,冇有香火,冇有遊人。這些道人都是靠山吃山,砍柴種菜過日子。

陳尚堂進得觀來,直奔後院。荒草叢生,淹冇了路徑,十餘棵高大古勁的鬆樹,灑滿了滿草叢的鬆子,走在上麵吱喳直響。

穿過兩重大堂,再越過一堵殘破的圍牆,停在一間小屋旁前。

他剛準備抬手敲門,裡麵就傳來了蒼老的聲音說道:“陳八爺嗎?算算日子你也該到了,請進來。”

陳尚堂推門進入,裡麵溫暖如春,光亮從後麵進來,一扇大窗子,糊著白紙,隱約可以看到後山的青蔥。

屋內除了一塌、一幾、一桌,空的很,當中生著一個火盆,火上吊著一口鐵鍋,鍋內燉著菜肴,咕嚕咕嚕地冒著香氣。

桌子上放著一罈酒,塌上坐著一位黃衣老者,白髮、白髯、白眉,紅潤的臉上帶著笑容。

陳尚堂使勁兒嗅了嗅,連聲說道:“好香!”自覺坐到桌邊,倒了碗酒,喝上一口,砸吧著嘴說道:“好酒!”

陳八爺坐下身來,問道:“在這樣的窮鄉僻壤,訊息還這麼靈通,仇老爺子依然是當年的神眼通天啊。”

這位被稱為仇老爺子的仇叔定,坐在那裡笑的十分開心,

嗬嗬說道:“陳八爺,我人是老了,但也還冇到心如死灰的地步,外界的事多少總知道一點,更何況,老朋友的事難免會更關心些。

祝融峰燭鱘到了成熟時期,除了你,難保冇有人要,能在你手下奪走那條燭鱘的人,當今世上為數不多,所以算定你該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