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3彩票 > 生活 > 正文

专访《生活对我下手了》导演乌日娜 普通女孩“

  原标题:专访《生活对我下手了》导演乌日娜 普通女孩“残酷”生活史(1821期)

  导演乌日娜在接受编剧帮(bianjubang)的采访时把这个冷笑话说了两遍。第一次是为了说明《生活对我下手了》无意于“贩卖焦虑”,希望观众不管怎么着也要坚强,看了剧后开开心心;后来她回忆起自己当演员、做老师、策划晚会,还卖过围巾和减肥药的北漂时光,不愿“卖惨”,赶紧用这个笑话活跃气氛。

  “坚强”的蝴蝶扇动翅膀,牵动乌日娜和她导演处女作之间的共振。《生活对我下手了》每集时长不足5分钟,在爱奇艺上线万。作为率先吃螃蟹的人,乌日娜倒没太纠结“竖屏微网剧”的形式,最喜欢听观众评价这部剧“内容过于真实”。

  《生活对我下手了》在48集里不断抛出“灵魂拷问”和“送命题”,辣目洋子和刘背实等主演为观众展现了都市年轻人各种倒霉、奇葩的生活经历:被售货员冷嘲热讽、被Tony老师剪坏头发,看电影遇到奇葩观众、想减肥恰逢朋友聚餐……酸甜百态浓缩在短短三五分钟内,不少人笑过之后又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乌日娜介绍到,编剧团队在筹备期准备了80多集剧本,筛选后留下目前的48集。“甲方爸爸”的逼迫固然是第一生产力,但灵感其实主要来自主创团队对生活的观察,“真实的基础最重要。我们提到一个点,首先会去想自己有没有共鸣,以这个为基准再去想怎么翻着好玩。”

  例如,第37集《尴了这杯尬》中,两个不太熟的同事一起等电梯时为了缓解气氛全程尬聊尬笑。好多观众对这种窘境深有体会,弹幕和留言区里满是“社恐真实写照”,“过于真实引起不适”、“尴尬溢出屏幕”。这个故事就来源于乌日娜的亲身经历:

  “有位编剧去我家聊工作,聊完我把他送到门口,他跟我说:‘姐,不用送,不用送。’我心想说那就不送了呗,结果关门的时候他突然回头,我们俩就透过门缝对视了。当时我特别尴尬,送他也不是,不送也不是,感觉三分钟像三年一样漫长。这其实就是生活中的小细节,尴尬也好生气也好,都是很有意思的。”

  由于时长和竖屏的限制,打造短小精悍的“泡面番”必然要做减法。乌日娜坦言在《生活对我下手了》第一季的创作中并不强求故事的连贯性,“我们没有太复杂的剧情,只想找一个共鸣点,去展现不同的人遇到相同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这部剧在筹备之初就定下了辣目洋子、刘背实等短视频KOL出演,编剧团队在创作过程中会参考演员的个性来塑造角色。“他们能成为‘网红’,说明身上有值得被大家喜欢的点,你不能让他们非常拧巴地去演不适合自己的角色。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会向他们的特点靠拢,比如给背实设置比较中二的性格,让洋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倒霉的那个。”

  有些评论认为《生活对我下手了》笑点流于表面,是“段子剧”、“段子的影视化”。乌日娜并不抵触这种评价,“笑有很多种,观众需要让人回味的笑,也需要这种哈哈大笑。我们也想要深刻一点,但不想教育观众应该怎么想。”时下“丧文化”流行,《生活对我下手了》片名乍一听也有些“丧气”,但乌日娜想要传达的精神内核满是“正能量”:“生活都这么大压力了,我们只想努力给大家带来快乐。”

  “中国70%以上用户在使用竖屏的观看方式,竖屏内容未来会成为一个主流方向。”《生活对我下手了》出品人、爱奇艺CEO龚宇对竖屏网剧信心十足。

  2018年影视行业寒风凛冽,而短视频则全面爆发。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全国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90亿,占手机网民的72.2%;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网民使用比例为78.2%。

  短视频正在冲击视频网站,优爱腾也开始在竖屏短视频领域发力。爱奇艺集结春风画面与开心麻花,以《生活对我下手了》打响进军竖屏短视频内容市场的第一枪。

  乌日娜是开心麻花的签约艺人,舞台经验丰富,深谙喜剧之道,“我们公司那时候办了一个即兴喜剧部门,请了一些美国的老师给我做培训,我发现即兴喜剧中有些编创手法比较适合做这种短剧。”

  承制方春风画面在短视频策划制作领域扎根已久,成功孵化出辣目洋子等网红艺人,擅长把握“网感”。乌日娜认为双方合作的重点在于融合,“短视频更注重无厘头、夸张的演绎。我看了他们的很多作品,先去了解这些短视频KOL擅长什么,再把某些特质搬到我们的剧本中。但一切喜剧效果都是基于生活的,如果没有真实的地基,网感再强都不会让人产生共鸣。”

  抖音、快手等平台先入为主,《生活对我下手了》难免会让观者有“抖音感”。乌日娜表示自己并没有刻意参考短视频平台的热门内容趋势。除了导演乌日娜和导演李亚飞之外,编剧团队里还有喜剧演员出身的刘洋、“豆瓣才子”大岛、“逻辑控”学松,几个人默契互补,“与其说我们在考虑市场热点,不如说我们抓住了生活中的共同感触。我们就活在当下,没有去预判以后的东西,所以我们其实做得挺‘飞’的。”

  接到这个项目,乌日娜的直觉是竖屏在画面上不占优势,很大程度上要靠表演出彩。主演辣目洋子、刘背实等都是做搞笑短视频起家的“网红”,乌日娜需要引导他们找到表演的平衡点,从“网红”变为“演员”。

  “其实不止短视频和传统喜剧的表演方式有差别,每个人的表演方式都会不一样。我是把控全剧风格的人,会尽量调和大家的状态。比如背实之前没有演网剧的经验,原本的表演风格比夸张,所以我只能硬去要求他。他每天压力都特别大,收工之后还得找我继续磨演技。还好他非常要强,愿意一遍一遍地去琢磨这件事。”

  乌日娜从2009年开始活跃在话剧舞台上,主演过《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等多部卖座话剧。近十年的话剧表演经验是她与内心对话、了解自我的沉淀过程,也奠定了她转型导演的审美基础。

  “我做演员的时候不是在演戏就是在看戏,接触的人都是演员、导演、编剧,经过长年累月地积累才具备了一些艺术评判能力。即使从演员转行导演,我还是对表演有执念,因为表演节奏哪怕差一分钟、差一秒钟味道也会不对。”

  “我一直觉得好导演一定要懂编剧,而好编剧一定要懂表演。《生活对我下手了》的执行导演以前也是喜剧演员,所以大家基本上交流无障碍,我说了他们立刻就能明白。”

  《生活对我下手了》豆瓣评分7.0,许多网友在剧中看到了自己的生活。这些“共鸣”在乌日娜预期之内,因为她也曾是万千“普通女孩”中的一个,许多情节其实都是小人物的生活常态。

  “我大二就出来工作了,在艺考培训的艺校当老师,辅导学生们的台词课、表演课。后来我又到了昌平的一个私立艺术学校教了三个月,接着带了四年中央民族大学的话剧团,中间还穿插着策划过中央民族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学校的晚会。那个时候真的是非常难的北漂生活,什么活儿都得接。”

  “哦,我还还卖过围巾,卖过减肥药。蝴蝶断了一只翅膀为什么还能飞?因为坚强。”乌日娜用这个冷笑话叫停诉苦大会,“每个人都被生活折磨过,生活总是对你下手,但是我们要热爱自己的生活,把这些经历当作宝贵的财富。”

  《生活对我下手了》筹备之初,乌日娜与辣目洋子聊天,两人一拍即合,确认过眼神,都是被生活折磨过的人,“我们有一种共通点,就是生活对我们无论怎么怎么下手,我们还都挺坚强、挺乐观的”。

  她们从女性视角出发,自嘲“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抓住所有“普通女孩”相通的悲喜。于是,剧中的洋子离开滤镜就大变样、咬牙减肥却管不住嘴、在老同学互相攀比的饭局中格格不入,但她也会拍案反抗外貌羞辱,被生活反复捉弄后仍对他人怀有善意。

  《生活对我下手了》第48集标题简单粗暴——《本集有马丽》。洋子一如既往地“倒霉”,想帮助摔倒的老人反而被碰瓷。紧接着剧情开始一路狂奔,导演组、摄制组、灯光组、编剧组、制片方你一句我一句“哈哈,没想到吧”,吐槽自黑不亦乐乎,把拍摄过程中遇到的难题都反转成了段子。

  乌日娜在《本集有马丽》里扮演作为导演的她自己,顶着黑眼圈,口吐白沫,打着点滴,浑身抽搐地在片场死磕。

  她上大二时第一次看到马丽演话剧,“特别特别羡慕,特别特别喜欢”;后来加入开心麻花演马丽的B角,感觉“天上砸下一个大馅饼”;再后来,马丽亮相《本集有马丽》,隔空吐槽乌日娜:“哈哈,没想到吧!我早就猜到你们的结尾了”。

  镜头一转,乌日娜原地满血复活:“哈哈,没想到吧丽姐,你这句才是我们这个戏的结尾!”

相关文章